阅书小说网 > 异能小娘子 > 第84章 谁无耻
    眼泪永远不可能解决任何的问题。

    有时间哭,不如去想办法解决。

    不管是上辈子生存在末世中的他,还是这辈子,等等新的末日来临的她,一直都是如此想着的,也是如此的做的。

    阿青……容秋然轻抚着关青的发丝,莫哭,容哥哥一定会救你的。

    他再是拿出了银针,一连几针之后,关青似是比刚才要镇定的多了,只是呼吸声仍然是十分的急促。

    就在他刚是收起银针之时,关青却猛然的用力呼了一声,一缕血丝顺着她的嘴角溢了出来,而且还有越多的可能。

    阿青,容秋然连按住了她不时乱动的身子,手指也是按在关青的手腕之上,却是发现她的脉相实在是太乱。

    是谁做的,他眯起双眼,放在身侧的手指也是用力的握紧。

    这般的歹毒,如此大的药量,非要置人于死地吗?

    催情药,本就不是毒,本就不能解。

    要不是强忍过去,要不便是找人解毒。

    关青被下的催情药实在是太重了,她根本无力的抵抗过去,可是,她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都是未及笄。

    此时,关青身上的皮肤都已经近乎火红了,手背上的青筋也是一根根的爆了起来,许是过分的能忍,她握紧的手指,已是将被子撕成了一团。

    她唇边的血丝流的更多了,怕都是要爆体而亡了。

    容秋然拿出了一根银针,刺了进去,他想要强行压制住关青身上的药性,只是如此一来的话,关青的身上血似乎都是在逆流了,脸也是成了青色,他连忙的拔下了银针,不行,不能这样做。

    莫不成非得……

    他伸出手放在关青的脸上,她真的很烫,甚至都是烫疼了他的手指。

    “阿青可有喜欢的人?”他盯着关青透着诡异红晕的小脸,就见那只小手紧紧握紧他的手,似是得了这么一丝的凉意,关青了轻轻的叹了一声,难受的感觉淡了不少

    关青其实已经没有多少总识了,可是她还是知道容秋然刚才到底是问了什么?

    “阿青喜欢……”

    “喜欢……”

    她紧紧拉住容秋然的手,贪婪着这份凉意。

    “阿青容欢容哥哥。”

    容秋然闭上眼睛,怕也只能如此了。

    阿青可知我是谁,他的手指轻轻抚过了关青的眉,她的眼,最后落在了她的红唇之间,他的心涨满着什么,是他平生所未见,如若真是要如此,他愿意,只是不知她可愿意?

    “容哥哥……”关青抬起了脸,好似看到了容秋然,又好似没有……

    可是她却是知道,他在。

    他在就好,是的,他在就好。

    他在,她就可以活下去了。

    而她不想死。她一点也不想死。

    直到入夜时分,孙秀才是从镇子上回来了。

    婆子揭开了马车的帘子,而孙秀的脸色也不是太好。

    “穷地方,连个好大夫也没有。”孙秀还在抱怨着,这村上穷,镇上也是穷,让她一点的好心情都是什么了,就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能有个什么好大夫,不会是骗人的吧。

    她一点也不相信,这里会有大夫的医术高于了太医,横竖的这次不过就是过来看一下,她也没有想过,这里的大夫真能将她给治好了去。

    婆子扶着孙秀下了车,孙秀淡淡的了看了一眼里面,“怎么,我那小姑这般大的面子,都是不出来迎接吗?”

    “就是,这也太不懂规矩了。”

    婆子撇了一下嘴,一双死鱼般的眼睛,明显的就是瞪着关家夫妻的。

    关大齐和锦娘的面上烧的难受,可是却不能说什么。

    “去把她给我找来,亏我还是带了礼物给她的,”孙秀吹了吹自己的手指,红唇向上微一抬,也不知道这抹笑有着几分心思。

    “是的夫人,”婆子听到了,转身便是准备去、

    “我去叫她吧,”锦娘连忙的上前,

    却是被孙秀打断了动作,“婆婆还是站在那里的好,有下人在,还用着的劳烦婆婆吗?”

    她一口一个婆婆的,只是谁都可以听的出来,她哪有将婆婆放在眼中过。

    锦娘还想要说什么,关大齐对她摇了摇头。

    锦娘只好站在了原处,可是眼睛却是没有离开过女儿的那间屋子。

    而婆子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将手放在了门上,关姑娘,可是要醒了,我家的夫人都是在等你了。

    结果她拍了半天的门,还是没有人开。

    婆子的眼睛闪了一下,再是拍着,关“姑娘,你莫不是睡死了,如若姑娘不开的,那么老身可是要进去了,”她说着,也没有等里面的人应答,便已经推开门走了进去。

    “咦?”婆子还没有进去,嘴里就咦了一声,然后一个尖声,“大公子,你怎么在这里?”

    而她突然来的惊叫,还将外面其它的人吓了一大跳,这般大的,都是几乎是吼着去了,聋子都能听到了。

    锦娘的心一揪,眼前也是一黑,如若不是身边的关大齐扶住了她,她可能早就已经晕在了地上。

    “阿青!”她突像是疯了一样的冲了进去。

    而一边孙家的那些下人说出来的异常的难听。

    “我就说嘛,为何不与我们一起去,大白日的关紧房门做什么,原来是做这种不要脸的事啊?”

    “就是啊,”另一个也是插嘴道,“说的还真是好听,不为妾,可是现在在做什么,明目张胆的勾引我们大公子,果然是小门小户出来的,不要脸。”

    这些人的话越来越难听,听的关杰额头上的青筋都是爆了起来。

    而孙秀则是哼了一声,大摇大摆的走进了主屋之内,一会自然的所有人都会到这里来,而她,要好生的等着,关杰犹豫间,最后还是跟着锦娘去了关青的屋内。

    不少的丫头婆子都是挤了上去,想要去看热闹,看看关家那个小姑娘的丑态。

    结果最先进去的婆子半天都是没有吱声,而锦娘进去的时候,就见关青对着那个婆子,凉丝丝的笑着。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屋内有别人的?”

    她站了起来,走到了那婆子的面前。

    “我有让你进来吗?”

    婆子说不出来话,隐约的嘴角还是在抽搐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