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我在三国有套房 > 第九章 两百年野山参!天价!《求推荐票》
    看着静卧在礼盒中的人参,张鹤已经愣住了,此时咋舌道:“又,又是党参?”

    此时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心情,已经灭绝数百年的党参竟然从现,而且直接就是两珠上了年头的。他可是清楚。长白山野山参也只是近年才出名的,在古代不过是党参的替代品,和党参药效没法比。

    咕嘟,张鹤生硬的吞了吞唾沫,有些颤抖的取出放大镜,因为面前这株党参比刚才那还要大上一圈,恐怕都不止百年!

    从头到须,张鹤足足打量了良久,期间更是将这株山参的芦碗数了两三遍,此时他满脸不可思议的直起身子,用着有些颤的声音问道:“小友,你这株野山参年限估计不小于一百一十年,是否也一同卖与我司?”

    莫枫轻轻点头,旋即开口道:“估个价吧,不过我提醒最好别耍小心思!”

    “不敢不敢,”张鹤连忙摆手,接着苦涩道:“不瞒小友,这两株野山参价值并非在下能做主的,还需要请示下,还望小友莫怪!”

    莫枫耸肩做出你请便的手势,接着张鹤也是退出房门,交待工作人员再去换更好的茶叶后,也是拨通了一个电话。

    合市高公路上,一辆棕色疾驰的宝马7系上。

    开车的是一个披肩长的女子,约莫二十出头,身上穿的是一件套头毛衣,下身紧绷着的是蓝色牛仔裤,倒也完美勾勒出此女修长的美腿,一双白色板鞋踩着油门。

    后座是一个老者,看上去精明能干,没有一丝风烛残年的感觉。

    此时苏建安摸出手机,看着来电提醒不由眉头一蹙,不过还是划开接听了。

    “董事长是我,”电话另一头,传来张鹤谄媚的声音。

    “怎么了?有什么事么?”苏建安声音不怒自威,带着一种雄厚的感觉。

    “董事长,是这样的,公司来了个青年,带了两株党参,其中一株已经过百年了,我做不了主,所以想请示下..”张鹤轻声说道。

    “党参?党参还有过百年的?”苏建安愣了愣,惊诧说道。

    “额,董事长,刚才我忘说了,青年带的是古代明清之前的那种党参,已经灭绝了的那种。”张鹤一拍脑门,苦声解释道。

    说完,电话那头没了声音,足足过了好一会,苏建安微眯着双目,沉声道:“你说的可是真的?那青年现在在哪?”

    “董事长,此事千真万确,我已经验证过了,绝对是党参无疑。至于青年现在就在公司。”张鹤语气确凿道,他怎么说也从业几十年,还是有些许把握的。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务必给我把他留住,我马上过去!”苏建安声音没有任何缓和余地,如同洪钟般有力响起、

    “若希,五一不能陪你了,爷爷有要事要做,前面掉头去蚌市吧!”

    苏若希无奈叹了口气,她甚至连问都没问,只是将车又提了提。这种情况她已经司空见惯了,她爷爷自从接管这家公司,就很少闲置过。

    不过苏建安比任何人都清楚一株百年党参的价值,这不光光是实际价值,还有它的潜在价值。

    他安皖药厂在皖省境内或许屈一指,可在全国境内,安皖药厂只能算是末流。而最近他正筹备上市一事,若是有这两株党参镇场,他在炒作一番,那他安皖药厂市值恐怕可以提升百分之十五,绝对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折返回会厅的张鹤面带笑靥,脸上满满的全是恭敬,要是他把这单子谈成了,那可是不菲的提成。

    “小友莫急,我们董事长正从别处赶过来,你劳烦你在等一会!”

    莫枫耸了耸肩,倒也没有过多在意,接着他眉头一挑道:“张老,你这边可有各种药材的价格和生长环境?方便给我看看么?”

    “欸,小友说的哪里话,”张鹤言语带着责备的亲昵,旋即出门没多久就取回来一个本厚重的图集,和酒店菜单差不多。

    “小友请看,这本药材册内标注了它们价格和生活习性或者分布地点。”张鹤很是恭敬的递了过去道。

    缓缓翻开,第一页便是关于人参的记载,只见最上面是一张图,下面则是古今中外野山参的分布情况,药效介绍,甚至还有对应年份的价格。

    一旁,张鹤见莫枫看的认真,也就在一旁面容堆笑的坐着。

    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厅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一个精神抖擞,容貌干练的老者快步而来。

    其第一眼看的便是桌上静卧的礼盒,那双略显沧桑的眼眸顿时一紧,快步就是向前走去,打开扫视两眼,他可以确定,这的确是党参无疑,而且让他不敢相信的事,这株党参看样子是刚出土的。

    紧接着,苏建安小心翼翼放下礼盒,脸上堆满温和的笑意道:“小友,我是安皖药厂董事长苏建安,你可以叫我苏老。听老张说,你有意出售这两株山参?”

    莫枫点了点头,同样带着一丝笑意开口:“苏老,我们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党参价值想必你也清楚,这两株党参给个价吧,要是我觉得合理,现在就可以成交,日后说不定日后还有这方面往来。可若是...”

    说到这,莫枫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的表情若有所指。

    苏建安看了莫枫两眼,心中略微盘算便是开口道:“小友,党参几乎没有存世,价格要必寻常野山参贵上些许。这样,这两株山参我出三百万,应该和市价相差不多,你看如何?”

    “三百万。”莫枫略微沉吟,心中多少有些震惊,他原先估计在两百万左右,想到这莫枫故作淡定,手指很有节奏的敲击桌面,面带迟疑了十数息,旋即开口道:“价格也还算公道,不过必须全款一次***。”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苏建安当时就笑了,虽然这两株党参实际价值只有三百万,可间接价值估计近千万。

    接过莫枫递来的建设银行卡,苏建安对着自己助理沉声道:“去,立刻联系财务那边,给这张卡打三百万进去。”

    转过头来,苏建安褶皱的皮肤堆出笑容,温和开口道:“小友,你刚才说日后还有往来,莫非...”

    莫枫耸了耸肩,没有答话,因为他可不想被这种老东西派人盯上。不过他转手将最后一个礼盒拿了上来,缓缓打开之后,苏建安张鹤堆笑的脸颊渐渐凝固,旋即化成无尽的震色。

    “这,这是,”苏建安感觉自己呼吸略显急促,虽然他没有使用工具辨别,可他凭借几十年的经验,可以肯定,这株野山参恐怕过了两百年。

    “小,小友,你这株野山参从...,也是准备出售的么?”苏建安话到口边收了回去,转言希冀问道。

    若是先前两株可以让他安皖药厂市值提升15%,那这株恐怕可以在翻上一番。两百年以上,整个华国都不一定有完整的,若是他可以拿下来,安皖药厂就算在整个华国也可以排名靠前。

    莫枫继续点头,脸上带着笑意是一副你给估个价的表情。其实莫枫清楚,自己并不太了解其中行情,这种情况说的话越少,反而越神秘。

    苏建安神情变得凝重,接过特殊鉴定仪器,配着放大镜,先是从头到须看了一边,接着一个个芦碗数了起来。

    时间点点过去,足足过了半晌,此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爷爷,那我先走。”说着,苏若希缓缓进了会客厅,宽松的暗红色毛衣套在身上,一对美腿在牛仔裤的衬托下显得笔直修长。

    而此时,张鹤连忙给了她一个禁声的手势。苏若希不由柳眉挑动,旋即看向旁边坐着的莫枫,略微狐疑蹙眉,接着很是洒脱坐在一旁,紫罗兰的指甲快捣鼓的着手机,仿佛是在和别人争辩什么。

    少顷,苏建安直起了脊梁,脸上挂满了笑意,温声道:“小友,你这株野山参年限不低于22o年,不,准确说应该有227年,古今罕见,乃是稀世神药。”

    此言一出,不远处玩手机的苏若希都微微抬起头,虽然她不喜欢摆弄药材,可两百多年的野山参她还真没见过,估计整个华国也就前几的药厂有那么一小节,还不是完整的。而且向这种人参,一般都是按片来卖,每一片都是天价。

    莫枫也是神情微震,他只能看出这株比前两株年份高出一些,可万万没想到竟然能高出一倍。旋即他不动声色道:“呵呵,苏老直接给开个价便是。”

    “这,”苏建安迟疑出声,目光带着狐疑和沉思,不时打量着莫枫,他心中在犹豫,犹豫只是交易,还是赌莫枫还有类似的药材。要是前者,他完全可以支付起这个价格,可若是后者,他需要拿出点东西将莫枫绑在他苏家的战船上。

    接着,苏建安咬牙,心中暗下决心。他准备赌,赌莫枫不止这些东西,随随便便拿出几株百年人参,还是刚挖掘出来的党参,其中包含了太多意思,这可能是他苏家一个机遇。

    “小友,不知你是否缺钱?实话不瞒你说,你这株山参若是拿出去拍卖,成交价估计不会低于一千万,若是你缺钱的话,我可以让财务给你打一千万现金过去。

    你若是不缺钱,我想让你担任药厂股东之一,我可以给你药厂15%的股票。虽然药厂还没有上市,不过已经有金融专家估评过,安皖药厂市值不会低于一个亿,当然有小友提供的三株人参,我估计市值还可以提升三千万不止,小友意下如何?”苏建安神情带着一丝询问道。

    “蒽~”莫枫愣了愣,心中带上一丝警惕,直接给百分之十五的股票,按照苏建安说的,那岂不是价值两千万了?他会这么好心多花上一千万?

    想到这,莫枫礼节性笑了笑,道:“到手的才是自己的,所以给我转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