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珊,以你对霍心桐的了解,那究竟是不是她?”

    激情欢愉之后,安洛西点了一根烟,看似随意的问道。

    霍珊珊脸色垮下来,她实在不愿意提那个女人,一想到她,脑海中就是最近噩梦般生的一切。

    “我……我也不确定。”

    “你父母呢?他们怎么说?”安洛西继续问。

    霍珊珊皱眉,“洛西,你总问那贱人作何?是她把我害的这么惨的!”

    “傻丫头,你着什么急?我这不着急替你报仇吗?”

    安洛西也被孟小七当傻子戏耍过,他又是阴狠记仇的人,之所以打听这么多,是因为有人给他安排了任务,继续接近霍珊珊,趁机获知更多孟小七的秘密,同时掌控整个霍家。

    安洛西深知那人背景身份神秘强大,早些年不是那人在背后助力,风家哪能说倒就倒。

    安洛西知道自己得罪不起对方,自是那人吩咐什么就照做。其实对着霍珊珊的时候,他半点欲念都没有,不过就当上不要钱的鸡,不上白不上。

    “洛西,我知道你最好了。其实吧……我现在真心觉得,那不是霍心桐。除了那张脸,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而且既没有以前的过敏症状,也没有胎记,可能这世上就是有这么相似的人。”

    霍珊珊说完,安洛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我去洗澡。”

    安洛西起身,随便围了条毛巾在身上,那看起来并不完美的背影在此刻霍珊珊眼中却是她最爱的全部。

    如今的她,就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若安洛西再不要她,她真的无路可走了。

    “孟小七,不管你是谁,都不能阻止我获得幸福!”

    霍珊珊低下头,咬牙开口。

    从今天开始,她不再是以前的霍珊珊,除了洛西,她谁都不信!包括父母!

    洗手间内,安洛西给那人了消息,正要开始洗澡,却见之前撩他的那个女网红给他了露pp的照片,看着女网红的火辣身材,再想到霍珊珊干瘪,安洛西嗤笑一声,直接约了女网红晚上见面。

    霍珊珊只是一颗用来利用的棋子,他安洛西要钱有钱要身份有身份,岂会在霍珊珊这一棵树上吊死?

    ……

    夜深,中心医院

    武侯等人装模作样的巡查了孟霖煊之前居住的那一层楼,闪身来到走廊会合。

    “三少四少还没最新指示,明天一切照旧。”

    武侯下令,其他保镖暗卫都是一脸无奈。

    大少明明不在这里,他们却不能守着大少,还要演戏给想对付大少的人看,真特么憋屈。

    “一个个都打起精神来。这也是工作!”

    武侯安抚了众人几句,知道他们也是关心大少,待他们走后,武侯正要打电话给孟恒升问问第七医院那边的情况,却听到走廊拐角处传来有些熟悉的声音。

    “孟霖煊还在第七中心医院……嗯,还没恢复。”

    有人打电话吗?

    为什么提到大少了?

    武侯心下一惊,悄无声息绕到楼下。

    楼梯拐角处,露娜以为所有人都走了,终于找到机会打出去这个电话了,之前等了三天身边都有人,连个通话的机会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