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82年的可乐!我窖藏三十年的白花蛇草水!我四个月的嫩牛五方!全都没了!”

    暴饮暴食症看着一地狼藉,扑腾一下坐在了地上。对他来说,吃的没了,就是要了他的命。

    “你们给我上!打他!谁把他打趴下我奖励一瓶82年的可乐。”

    暴饮暴食症喊完,一个动弹的没有。

    精神病分很多种,真正傻的很少。

    “好!我亲自来。”

    暴饮暴食症站了起来,正要亲自冲上前,忽然,头顶上方传来阵阵尖叫声,心桐也顺着叫声朝楼上看去,只觉得一个黑点正逐渐扩大再扩大,正从楼上以火箭的度朝她砸来。

    “小心!”

    心桐做出反应之前,孟霖煊一手将她抱在怀里,一个转身推开了她,心桐身体失控的时候将之前学狗叫的躁郁症撞飞了出去,却减缓了她冲出去的度,但躁郁症脑袋撞在柱子上,顿时鲜血直流。

    孟霖煊余光瞥见心桐没事,下一刻抬手挡了一下自由落地的黑影。

    嘭!

    黑影跳下来时砸在晾衣架上,再加上孟霖煊挡了一下,落地的力量减轻了很多,身体正好砸在暴饮暴食症被掀翻的桌子上。

    那还在流血的小腿看在饿的眼绿的暴饮暴食症眼里就是最诱人的还带着血水的牛排。

    “kkk!西冷牛排!我的最爱!”暴饮暴食症大喊一声,不管不顾的扑了上去,对着跳楼的抑郁症小腿狠狠咬了一口。

    “啊!”

    抑郁症跳下来都没摔哭,这一刻愣是被咬哭了。

    下一刻,整个院子,顿时乱作一团。

    跳楼的抑郁症被咬哭了,没东西吃的暴饮暴食症追着郁抑症要吃西冷牛排,破了头的躁郁症追着心桐要跟她算账。

    偌大的院子,好似案现场。

    而造成这一连串连锁反应的罪魁祸孟霖煊,此刻却斜靠着走廊白玉栏杆,好看的唇微启,冷冷吐出两个字,

    “傻缺。”

    不远处,刚刚摆脱躁郁症的心桐听见了,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你才傻缺!”

    “呔!妖女!不准你这么说我们的包子英雄!”躁郁症听到心桐骂孟霖煊,突然跳起来,朝着心桐脑袋打下。

    下一刻……

    “嗷!”

    随之响起的是躁郁症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在他快要碰到心桐时,孟霖煊抬脚精准的将他踹出了院子,不偏不倚落在外面才敞开的垃圾桶里。

    心桐:“……”

    ……

    半个小时后,这里的闹剧才被控制住,作为现场唯一的正常人士目击者,心桐光荣的被院长叫去了院长办公室。

    “孟小姐,之前你两位哥哥说了很多好话,我才同意你留下陪床的,我也知道病人在医院打架闹事是我们医院的疏忽。就是您看啊……其实您在这里真的没有太大的作用,还会让病人的心理形成依赖性,也耽误我们治疗。”

    院长还是具有很强的专业素养的,可心桐不想妥协。

    “院长你放心,以后我会注意的,这次真的是例外,我不能离开我哥的。”

    心桐的态度让院长很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