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异界封神系统 > 12、热血青年的败血人生
    这四人貌似强硬,可苏起从他们的言语作派中,嗅到的全都是恐惧的气息。

    他们的眼神很凶恶,可掩饰不了惶惑。

    在苏起看来,这不过是一伙神经绷得太紧,以至于丧失了理智的屁孩子。

    可以想象,几人平均年龄不到二十的热血青年,接受了系统的召唤,当然是满怀雄心进入了这个世界

    然而迎接他们的不是一步封帝,一举成神,而是艰难的求生之旅。

    不知道他们进来后经历了什么,总之长途跋涉几百公里来到这里必有原因。

    一路上想必十分艰辛,好不容易到了漠云城堡,自然是非常渴望能落脚下来。

    所以当漠云城主拒绝要求时,这些人积累的负面情绪终于大爆了。

    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杀人夺城。

    他们拥有异能,这里的人当然不是对手,轻易就灭门得手了。

    而且用这里砍头插杆的古老传统威慑当地人。

    但接来的日子里,他们也活在自己营造的恐怖中。

    这些毛头半吊子不知道如何应付一座城堡,也明白当地人对他们怀有敌意,为了解决生计,干脆实行恐怖统治,结果内部又分裂了。

    他们是四只失去了灵魂的无头鸟。

    如果那三个面无血色的本地姑娘是他们玩物的话,就还是四只淫鸟。

    无论他们有什么难言之隐,如此杀人、糟蹋人,都罪无可恕。

    没见到他们之前,还以为是多厉害的狠人,现在看来是多虑了。

    朱斯蒂娜要在这个城堡里找东西,看对方这样子,恐怕很难合作。

    而且他们对两个美女心怀觊觎。

    如此一来,虚与委蛇完全是多此一举,这样的人苏起早晚都会与他们翻脸。

    还是那句话,对方是苍蝇,不能与之为伍,除非想一起吃屎。

    苏起相信自己千锤百炼出来的实战能力,完全可以将眼前这四人一举收拾了,有异能都没机会施展。

    他回头看了看丁嘉诺。

    丁嘉诺对他也桀然一笑。

    果然是恐怖修女。

    这是两人以前的动手暗号。

    “我们要誓效忠于城主,才能留下来?”一路上都惜字如金的朱斯蒂娜,这时候却突然插嘴了。

    “小孩子才相信誓言。”油腻城主看着朱斯蒂娜笑了,突然抽出一把匕递过来:“为了表示忠心,你们把那两个叛徒杀了吧!”

    没想到这家伙还有这么一手,这不仅仅是借刀杀人,而且还是一石二鸟,一箭双雕。

    苏起没有接刀:“这不大好吧,系统有提示,杀人会变成野兽。”

    孙睿诚也拒绝了:“我这也是这么提醒的,不荣耀的杀人扣灵力,扣光了就变野兽!”

    油腻城主呵呵笑了起来:“看来都挺懂规矩啊,我逗你们玩呢!”

    身后的两人也跟着干笑。

    说着城主用匕指了指外面的两个血人:“荣耀之子间不得杀戮,可他们居然想出卖我,如果不是碍于规矩,我早干掉他们了!”

    把绑定系统的人称为荣耀之子,也不知是不是他们的明,中二气息不亚于荣耀城主。

    绑定系统的人不得互相滥杀,看来是个基本规则,连这几个烂仔都不敢违抗。

    不过像眼前这样,不把人一刀杀死,而且打成重伤后任其消耗而亡,就能混淆系统判断?

    这恐怕是异想天开。

    “我们对那两个畜牲仁至义尽,一直遵守规定绝不自相残杀,是城堡内的当地人把他们打成那样的。”眼镜男撇清道。

    这无疑是孬种的推脱言辞,典型的敢做不敢当,没有他们的教唆,当地人哪敢动手,这也算是别出心裁地钻系统漏洞。

    套用油腻城主的话,只有小孩子才为自己的作为找借口。

    其实苏起也明白,他们反复强调这些,还是为了威吓,卖弄他们有办法对付内部叛徒。

    “你们还是学生?”朱斯蒂娜突然变得话挺多。

    油腻城主一边收起刚才的刀,一边奇怪地看着朱斯蒂娜:“是学生怎么了?”

    “我看你们两个人穿一样的校服。”

    “哦?这是我们深八中的校服,很牛逼的,我们的校友遍布全世界。”

    油腻城主说得很自豪:“所以我们两个决定,把校服也穿到这个世界来,为校争光。”

    天下真是什么变态都有,居然还有喜欢穿校服的。

    “你穿着校服杀漠云城主全家,感觉为校争光了么?”朱斯蒂娜的语气很平淡,就像拉家常。

    油腻城主脸色勃然变色:“你这话什么意思?”

    说着他把刚插好的匕又拔了出来。

    苏起和丁嘉诺几乎同时也拔出了登山杖中的刀。

    然而诡异的事情生了,油腻城主突然出手,反身将手中的匕全插入了他身后同学的肩膀!

    这一击极狠,他的同学仰头便倒。

    意念控制!

    朱斯蒂娜绑定系统三年,灵力修为恐怕高出大家一截,轻易就操控了油腻城主。

    苏起冲上去当胸一掌,力量控制的恰到好处。

    油腻城主肯定听到了自己几根肋骨断裂的声音,向后踉跄了两步,和他的同学倒在一起。

    眼镜男和另一个家伙大惊失色,还没等反抗,苏起和丁嘉诺的刀已经到了。

    丁嘉诺很干脆,一刀也插入了另一家伙的肩膀。

    而苏起的刀则抵住了眼镜男的颈大动脉。

    相比较之下,还是他比较温和,没有见血。

    桌边的三个女孩哪料到突然就爆了冲突,还没反应过来已经结束了。

    三人惊慌失措,推倒了座椅,互相扶持着退到墙边。

    孙睿诚站在后面也傻了眼。

    他没想到计划得理智稳重,结果刚进门就动手,前后几秒就夺了城堡。

    眼镜男已经面如土色:“你们这是干什么,大家都是自己人!”

    苏起笑了起来:“地球有七十亿人,都是你自己人?”

    说着刀尖一摆,划破了他一层皮:“知道为什么留下你吗?”

    眼镜男知道实力悬殊,完全不敢反抗,惊恐地看着苏起:“不知道。”

    油腻城主明显伤了肺,吐了两口血沫。

    苏起头一摆:“既然是自己人,我不杀你们,带上这三人,马上离开漠云城堡。”

    虽然这几人血债累累,可苏起不想动手杀人,毕竟有规则制约。

    实际上这样几个受伤的人两手空空走入野兽肆虐的荒野,多半活不过今夜。

    朱斯蒂娜这时已经走过去安抚那三个受惊吓的女孩,闻言转过头:“不能放人,我还有事用得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