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虚空之主 > 第130章 幼稚鬼的斗气(盟主终极之魔3/5)
    “你……还好吧?”

    “本来快死了,但我现在觉得我还能再撑一百年。”老者突然变得精神起来。

    他们并没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心神连接着虚空议会的孔虚,出一声叹息。

    在游戏里,随着局势恶化以及剧情展,叹息之墙要塞这位当年被流放的大佬,终于忍不住‘冒死’真正进入议会看了一眼,才知道原来虚空议会高层早已全灭这一残忍事实。

    孔虚在议会里的神念投影,只要一回头,就能看到那批大佬回来的诀别传讯。

    嗯,他们当年是为了在这封闭的宇宙空间里,探索另一条虚空之路,才壮烈牺牲的。他们也没想到,那条可能的道路竟然是如此凶险的死路……

    本以为当初留下来、包括虚空龙巴克西奥斯在内的几个大佬能主持大局,保持传承。谁会想到那几位居然也出事了呢。

    若不是孔虚是个穿越者,在这世界找到了巴克西奥斯的残魂,虚空系的传承真会就此断绝。要知道在游戏里,也是大后期才有其它系的玩家找到了那个虚空之墓。可惜那时候已经太晚了。

    “呼!”孔虚长舒了一口气。

    这算是蒙混过关了。

    在拒绝了【真理之心】的那群科学狂人之后,孔虚正式筹备攻打农业位面。

    真理之心是一个集合了大批法爷、炼金术士,什么瞎扯蛋玩意都探究的研究狂人团体。

    他们既能弄出可以在虚空航行的魔导战舰,也能做出冰天雪地试验种水稻之类令人智熄的操作。

    他们自称是真理的探究者。

    最初那批真理者的确是天下间最有智慧,最有分享精神的伟人。渐渐地,就应了那句话“科学无国界,科学家是有国籍的”。

    在取得足够优势之前,孔虚绝不会把位面移动的秘密分享出去。

    事实上,关键是各个皇帝都在观望着。

    摘桃子这种事,唯有目标快成功的时候出手,那才叫摘桃子。

    在此之前,只不过是具有同等风险的博彩。

    真理之心来的人也不够格,黛西就挡回去了。

    经历了两次复国战,各国都不再大肆举办出征仪式。这次算来,是第三次出征,打的却不是‘复国’的旗号。

    “我们是为了人类的复兴而战斗!”这是孔虚定下的调子。

    毕竟这次在孔虚手下的,可不是什么众志成城,一心复国的各国遗民。这更像是野心家的联合体。

    索克*胡安的那一千名精锐,加上默多克领的三千职业士兵,六千没上过战场的新兵,这就是孔虚所有的直辖部队。

    除了这些,就是拉法兰帝国几个大家族凑出来的私兵团,合共一万一千人。以及总人数达到八千人的雇佣兵团。

    最后是五千后勤兵,受过基本军事训练,却当工程兵(苦力)用。

    这当中,实力达到白银级的只有一千多人,还是东拼西凑弄出来的。

    说实在,也就虚空领的人对这次出征保有希望。其它势力对此都是不看好。

    没办法,前两次百万人级别的复国战,轰轰烈烈地去,结果统统送菜。

    就凭孔虚这三万多人,能干啥?

    孔虚宣称,自己的目标只是16国当中最小的拉斐尔公国,这个面积只有53oo平方公里的小型位面。

    这个长宽不足8o公里的小位面,在军事上真的很难防守。急行军跑个一整天就能从东跑到西了。

    考虑到魔族喜欢让魔物士兵呆地底下,趁机偷袭,那就有点头痛了。

    死在扫荡地下巢穴里的士兵,少说以十万为单位。

    悲观的情绪,从一开始就存在。

    反观艾丽希娅*托鲁斯组织的屠魔军倒是相当引人注目。由托鲁斯和拉法兰两大帝国合力,这可是派遣正规军的作战。

    托鲁斯皇帝更是大手一挥,拨给艾丽希娅半个禁卫军团将近三千人,那可是人均白银级的最强部队。加上各地的守备军、正规军,足足拉出三十万人的精锐部队,算上后勤,足足五十万人。

    而这五十万人,竟然目标只是三万平方公里,区区半个圣*胡安位面。

    这消息一出,整个人类世界震动,有人欢喜,有人愁。

    大家都知道孔虚怼艾丽希娅那档破事。

    孔虚这是被针对了。

    很有趣,反而是正主索克*胡安跑来虚空领的港口找孔虚。

    “主君您别在意,我既然向您出忠诚誓言,我就没想过换一个主君。而且,我不看好托鲁斯殿下。”

    “嗯,我也不看好那个幼稚鬼。”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有些人出社会早,十岁左右就懂得人情世故。

    也有人18岁还是情商为负。

    当然,更可怕的就是情商为负的家伙,居然是指挥官……

    索克有点犹豫:“主君,真的不用准备其它东西?我们的士兵好像就练了……防御。”

    我们不是要进攻吗?

    看到孔虚那副不准备回答的样子,早已尝尽人间冷暖的前国王选择了沉默。他深深一礼,就出去了。

    看到索克*胡安离开,孔虚神秘地说道:“世上有种防守,叫进攻式防守啊!”

    索克走了,普莉姆来了。

    小妮子显得支支吾吾的。

    “怎么?”

    普莉姆关好门,一面做贼心虚地凑过来,先是低着头,然后涨红了脸:“孔虚,今晚我有点事找你,晚上我来你房间好么?”

    她一边说,一边眼神闪烁,用纤细的手指头绕着鬓下垂着的粉红头。

    孔虚笑了,一把将她拉入怀里,用力搓揉一番,直到普莉姆气喘吁吁,彻底软倒。

    “噢,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讨厌……”普莉姆声音如蚊子哼哼。

    “怎么?”

    “连我的女仆都说我这个情人不合格了。说你其实不是真的喜欢我。”

    孔虚哑然失笑,他平时只是过个手瘾,没真碰她,居然被解读成这样。孔虚坏笑:“那怎么才算是真的喜欢你?”

    “那……那……你坏死了。”普莉姆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这时,孔虚突然咬了一下普莉姆的耳朵,说道:“你是怕艾丽希娅压我一头吧?”

    普莉姆浑身一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