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之后的事情,焚锦华微微挑眉,反正之后怕也是差不多如她所想发展。

    她抬起一杯微凉的茶,轻轻抿了一口,舒服的眯了眯眼睛,慵懒至极。

    “夫人,你这是……”焚锦华猝不及防的被人搂住了纤细腰肢。

    灼华声喑微暗,轻轻凑了过来,在她白嫩耳畔低语,缠绕着几分暧昧。

    红衣少年妖冶至极,微微轻佻眉,仿若花色,轻薄的唇瓣微微抿了抿,却又极为勾人。

    瞬间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耳尖微微触碰上了一处柔软轻轻。

    焚锦华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家小妖精突然如此会撩拨人了。

    她慵懒的微微勾唇,此时她披着一袭轻纱般的雪白衣裙,犹似身在朦胧烟中雾里。

    少女周身笼罩着一层层轻烟薄雾,似真似幻,似虚似实。

    实非尘世中人,极为美好。

    除了如瀑的青丝长发蓦然垂下,全身雪白,当世艳极无双。

    那身影丰姿绰约,风致嫣然,莫可逼视。

    当真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白衣仙子,清冷淡然,风华绝代,令人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女帝陛下微微轻笑几声,面对自家小妖精若有若无的勾搭,表示面不改色。

    少女如同细瓷般漂亮的玉手放在少年脑袋上,突然白嫩脸颊微微带了几分笑意,她轻轻揉了揉。

    灼华眯了眯潋滟的眸子,丝毫没有拒绝自家夫人蹂躏他的动作。

    乖巧可口的犹如小宠物,然后蹭了蹭她的柔软纤白手心。

    焚锦华愣了愣,清澈的眸子似被耀眼的什么晃了晃,微微勾了勾唇。

    这下子少年看起来倒不像是一只千年桃花妖,倒像是一只软萌萌的小狗狗,居然冲着她撒起娇来了。

    焚锦华不知该笑还是该如何,不过手上轻轻触碰着的地方倒是格外柔软舒适。

    然后……

    她柔软的抚摸到她的下颚,轻轻抬起,漂亮精致的脸慢慢向他倾斜而来。

    她刹那间,惊艳一笑。

    作为女帝陛下,自然她主动,小妖精只需要乖乖受着便是。

    她猛的强势的直接吻上去,却轻轻的允吸、柔柔的啃噬,微凉舌尖在唇上轻舔啄吻,辗转反侧……

    小系统毫无疑问,又被关小黑屋。

    然后那粉嫩嫩的一身毛微微沮丧的下垂,吧唧吧唧嘴巴,极其的不满。

    “你怎么过来了?”

    灼华看见焚锦华一身女装时,眼底难以掩盖的惊艳,不禁微微喉结动了动。

    他家夫人越来越……

    可口。

    不管是男装,还是女装,总是那样清冷绝尘,风致嫣然,夺人眼球。

    这番令他沉迷,令他心悦,令他魂牵梦绕。

    此时真的是,难以再松开夫人的手了。

    ……

    清月记起来易夜是一件意外,本来她已经失忆了,结果意外的是那日她从锦府离开发生的事情。

    她回府时路过了这家茶馆,精美轿子缓缓移动,微风轻轻拂过,轻质纤薄的帘子微微拂起。

    刹那间,她无意微微抬眸,遥望一侧,竟莫名眼前掠过一丝极为熟悉的人影,却丝毫想不起来。

    顷刻间。

    马匹忽然失控,烈马猛然极速前进,带着马车连带着里头的人猛的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