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夜后来是被人带入了清府。

    本来当初车夫以为遇上了一个碰瓷的,决定把人交到官府去。

    结果发觉原来是个看起来极为凄惨的小孩子,看样子似乎是真的昏迷了。

    全身衣衫褴褛,破破烂烂的,都是伤口尽是化脓,青紫色伤痕遍布,有遭受人剧烈殴打的痕迹。

    而他骨头瘦的轮廓凸显,骨瘦如柴,明显的面黄肌瘦,营养不良。

    这种历经着实有些和他年龄极为不符的违和感。

    此刻有几分僵持,车夫也仅仅是车夫,再如何心疼这孩子也无可奈何。

    马车上的人他并非不知晓,虽然年纪尚小,但那人又是多极其尊贵。

    这……又岂是他能够左右的。

    这下子车夫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可这时,车上华丽车帘微微被一双纤细白嫩还有些稚嫩的手指轻轻掀起。

    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姑娘就轻轻跳下来,眨了眨眼睛,疑惑的瞧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那人。

    之后他便进入清府了。

    被人救了,然后他被安顿在清府。

    而他醒来时身旁白白嫩嫩的小姑娘就这样靠在床沿,看样子似乎守了他许久。

    感情也许就是那个时候慢慢一丝一丝累积而成……

    可后来易夜无故失踪了……徒留一封书信。

    清月极为单纯,那时伤心欲绝。

    有一日她昏倒了,但醒来后仿若他人,似乎失忆了一般。

    此后从未提起此人,似乎忘记了他一般……

    那时候整日跟在他身后的不停的叫易夜哥哥的小姑娘慢慢的也长大了。

    但易夜始终是记得清月对他的好,小时候的青梅竹马,如今的思念成疾。

    他,也终于回来了。

    可她,却丝毫不曾记得他了。

    今日天气格外晴朗,人群拥挤,车马行驶,皆是来来往往。

    这茶楼也是非比寻常,装饰淡雅至极,却也很是舒适漂亮。

    楼底忽然静了一刹那,只见清月身旁带着一个丫鬟,身着一袭华丽漂亮的青衣,纤细腰间有一清凉通透的温软玉佩。

    看着少女慢慢走了进来,焚锦华在楼上眯了眯眼,潋滟的眸子微微带了几分笑意。

    终于开始走向剧情正轨了。

    易夜是这茶馆的主人,这日正巧在此,而清月又前来到此地。

    不就是一出许多年两人突然相见的戏码么。

    不过谁让女主失了忆后居然性子变了,还是一个颜控,谁让反派如此绝色,因此瞧上了不该看上的人呗。

    楼底下清月就坐在一处,果真没多久有人送来了茶水,和精美的点心。

    清月眼底微微有几分失落,轻微抬眸看向四周却毫无人影。

    看起来她显得极为烦闷,莫名心头有郁结。

    女帝陛下挑了挑眉。

    这算是……

    似乎恢复记忆了?

    突然间清月从位子上猛然站起来,然后直接目标明确是走上了楼。

    此地也是有不少客人,突然见一如此貌美的姑娘如此急迫的上楼也是极为惊奇,纷纷往那探去。

    可守着的人看起来冷冷淡淡的,却对姑娘却有着不易察觉的恭敬。

    看着她上去,竟然未做阻拦,竟直接让她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