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恋爱吧,大首席官! > 103:相隔十年的会面
    不仅如此,两人又把刘念祖叫了过来,这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多个人,还多个脑子呢。

    在一个,刘念祖就是做这一行的,听听他的意见也没错,于是,三个大男人一直研究到深夜。

    ......

    这个夏天仿佛格外的精彩绚烂,然而转眼就入了秋。

    江弥音这段时间也适应了国内的生活,每天十分忙碌,那块地的招标也已经开始展开,价格居高不下,华焰在此贡献了不少力量。

    业界的人也都看的明白,这陈氏集团和华焰那可是仇家,所谓仇家见面分外眼红,华焰的资金虽然不足,但是,却不至于一块地都拍不下,因此价格一再攀升。

    而陈氏想要独吞所有的地块,看来越的艰难了。

    此刻的陈氏大会议室,一个消瘦的老头坐在主位,身边都是一些股东,大家都沉默不语,对于今天的情况,大家早有预料,可是,照这个势头下去,如果要全吃下,怕是要大伤元气。

    这时候就有人张口道:“陈懂事,这是最近的财务报告和预算---”

    “我们马上就要进行i地块的竞标,然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华焰似乎对这块地也同样势在必得。”

    “其他的地块到还好,倘若价格太高,舍了也就罢了,但是,这i地块不同,他的位置是这一大块地,位置最中心的,倘若丢失,对我们后期战略的影响会非常大,然而要是拿下---”

    那人说到这里,便不说了,大家心里头也都清楚,陈友义一直沉默不语,不过眉头始终轻皱着。

    而就在这时,忽听见一个愤怒的女声道:“好一个华焰---”

    “哼,他们这是故意跟咱们陈氏作对呢,还有那个江弥音,呸,简直狼狈为奸---”

    “我---”

    结果还没等说完,就被另一个女子也就是陈家的大小姐,陈静红呵斥道:“你给我闭嘴。”

    此刻她脸色铁青,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她恨不得凌迟了自己这个蠢货妹妹。

    果然,她一转眼看去,不少股东都低下了头,嘴角甚至还带着轻蔑之色。

    陈静红的脸色不由得更加难看了,不过,这样也好,陈静秋越是愚蠢,对她就越是有力,到时候所有的懂事就会站在她这边。

    陈静秋不知道陈静红打的如意算盘,她到现在还气愤不已,都是那个该死的江弥音,都是她---

    她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可是,最近她姐姐看着她比较严,不然,一不做二不休---

    说真的,陈静红也不想管这个愚蠢至极的妹妹,可是,父亲话了,如果她管不好这个胞妹,如果江弥音受到一点意外伤害,就绝对饶不了她们。

    为此她们的母亲也都跟着吃了挂落,这么多年了,江美惠那个老女人,总能在父亲跟前给她们上眼药,为此母亲不知道哭了多少次。

    当年要不是母亲拼进全力,把一大半的股份都转到父亲名下为代价,怕她那个蠢妹妹就要以命抵命去坐牢了。

    虽然不是她动手伤的人,可是,要想诬陷人何其容易,她早早的就知道,父亲的心不在她们身上,早就被江家那两个女人给勾走了。

    她焉能不恨???

    可是,再恨她也不能轻举妄动,眼前的老东西在蹦跶还能蹦跶几年???

    他手中的股份,断不能被江弥音那个贱人得了去---

    两家人斗的跟乌眼鸡似的,陈友义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过,却没打算做什么,这不正是他期待的吗?

    见此,把手上的资料往桌子上一扔道:“好了,今天的董事会就开到这里。”

    说完站起身,慢悠悠的走出了会议室,其他人也都收拾东西66续续的走了出去,唯独陈氏两姐妹,陈静秋还在生闷气,而陈静红则耐着性子跟她说着什么。

    陈友义回到了宽敞的办公室,慢慢的走到了落地窗前,若大的城市尽收眼底。

    他能从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打下这么一大片家业,其中付出的艰辛可想而知。

    然而,子孙不孝,一个个的都不成器,继妻的女儿巴不得他早死好继承遗产,前妻生下的女儿恨他入骨,而情人给他生的儿子年岁还小。

    青黄不接的时候,他竟是有些悲哀。

    想到江弥音这个女儿,要能力有能力要手段有手段,这一次华焰的反击战,怕是就有她的手笔,她看问题一向毒辣,正中靶心,这么多年明里暗里,没有白培养她。

    也是时候将她唤回来了,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响起,一个打扮的十分职业的男子走了进来。

    陈友义也不回头,淡淡的道:“联系一下她吧---”

    “这若大的家业,交给别人,我不放心那---”

    那人,马上低头道:“好的,老板---”

    ......

    江弥音正在开会,此刻会议室正在激烈的讨论着征地皮的事儿,见有陌生号码打进来,便接通了电话,当听见是谁之后,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答应了对方之后,忍不住嘲讽的一笑,这就坐不住了???

    好戏还在后头呢。

    结束了会议,江弥音收拾了一下,转身开车就出门了。

    没过多久,她就来到了一个高尔夫球场。

    远远的就能看到,一个精瘦的中年男子正在打球,秋风送爽,太阳并不炙热。

    江弥音穿着风衣慢慢的走了过去,中年男子看到江弥音之后,十分高兴的道:“你来啦???”

    “坐---”

    随后又认真的打球,而江弥音迎风而立,看着眼前之人,岁月真是不饶人那,十年之间改变了许多,她从一个懵懂的小姑娘变成一个业界女强人。

    而眼前那个优雅从容,做事果断,风流倜傥的中年男子,如今,十年过去,早已不如当年那般挺拔,已经开始衰老,腰也弓了,脸上也出现了许多的皱纹,唯独不变的,还是那般从容不迫的气度。

    江弥音已经快记不得他的样子了,他本人比照片上看起来更加的和蔼一些,不似照片中那般的严肃和阴鸷,可能年轻的时候做事儿太狠,一直以来,和蔼跟他都不太沾边。

    然而江弥音并未所动,反而淡淡的笑了笑道:“陈董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沉得住气,如今怕都要火烧眉毛了,居然还有闲心在这儿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