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恋爱吧,大首席官! > 054:表白?
    说完这些之后,何西泽又一道菜一道菜的,打开了大大的不锈钢的保温盖子。

    江弥音看着如此丰盛的早餐,整个人都愣住了,这才过多久---

    要是在酒店,她一点都不奇怪,毕竟人家厨师是专业的,天天做这些,可是何西泽不是啊。

    听说他平时很忙的,全国各处开会讲课,做学术探讨和研究,在学校还有教学任务不说,自己还开了一间诊疗室,这些可都需要时间的。

    在一看看这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不仅品种多样,还兼并着营养丰富,真真是让江弥音刮目相看。

    白色瓷盘内,摆放整齐的白灼虾和料汁,煎的金黄喷香的金针菇培根卷喝香煎鸡翅,色彩艳丽的蔬菜沙拉,蒸熟了的红薯,玉米,山药,还有南瓜......

    除此之外,还有两杯白开水兼一份水果拼盘,就算江弥音用挑剔的眼光去看,可是,却好吃到让她无可挑剔。

    顺带着看何西泽的眼神都变了,大大的眼中全是惊喜和笑意道:“我们的何大教授,真不是一般人,佩服--”

    说完吃了一口蒸红薯,竖起了大拇指。

    对于江弥音自内心的赞扬,何西泽依旧保持着以往谦逊的做派,只是眼神却十分认真的道:“喜欢就好,日久天长,只要你想---”

    何西泽这话说的不要太暧昧,再加上他惯有的好听的男低音,这声音一出,仿佛就像情侣之间在耳边的呢喃之音,缠绵悱恻,听的江弥音身子都软了。

    她见过太多有情调又十分懂得调情的男人,可是,没有一个可以让她如此怦然心动,面颊红,心跳加的。

    这样的感觉很是陌生,弄的江弥音十分的不自在,人也十分不自然的,一紧张就想要做点什么,喝水是最能缓解情绪的了。

    所以,一边歪着头,清了清嗓子,一边尴尬的笑着,拿起了身前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可能喝的有些急,结果一下子就呛到了,咳咳,咳咳咳---

    江弥音瞬间感觉自己整张脸甚至脖子都开始烧起来,感觉现在的自己狼狈及了,也十分的不优雅。

    而显然何西泽不但没有笑她,反而关心的为她送上了纸巾,只是,江弥音呛的厉害,接过纸巾之后,赶忙道:“咳咳,那个,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说完转身就跑去了洗手间,空留何西泽一个人站在那里,面带微笑。

    是的,不仅仅面带微笑就连眼中都全是笑意,浑身都释放着愉悦的气息。

    见江弥音消失在视线之后,不由得大大的吐了口气。

    在看双手,都已经被汗水阴湿。

    别看何西泽如此的淡定从容,但是,对女生表白,他也是第一次干。

    虽然他的表白很是隐晦,是的,很隐晦,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那种,但是,显然江弥音感受到了。

    成年人的世界,不需要把一切说的那般的明了,更不可能像小年轻那样把情啊爱啊挂在嘴边。

    而且,何西泽是一个内敛又严谨的人,说出这样的话也很困难,他很清楚自己的优势,所以,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虽然突然间造访,看似有些唐突,可这一切都是何西泽计划中的一部分。

    想打动一个人的心,对于何西泽来讲,这而并困难,就看他自己的意愿,他想不想而已。

    每个人都有性格特点,从她的表现,谈吐,气质,到穿着,她所展现的一切,在何西泽的眼中全都是一种信号。

    从交谈中也可以感受到这个人的某些侧重点,她避讳什么,喜欢什么,渴望什么---

    对于江弥音,何西泽自然也做过一些评估,之所以来到她的家,则是想做进一步的了解。

    越喜欢一个人,就越想要了解她更多,而何西泽还有另一个身份,他是学心理学的,这种职业病很难被忽略。

    所以,一进江弥音的家门,房子的格局,布置和颜色的搭配,都展露着主人的心境。

    在这普遍厚重的颜色中,厨房的一切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主人的精心展现的淋淋尽致,用心买了这么多,又不用,这是一种渴望的信号。

    何西泽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悉心洞察着一切,包括江弥音的情绪的变化,并且用幽默的方式引导着对方宣泄,而且不忘增加自己的神秘感。

    这锣鼓听声,说话听音。

    江弥音说他深喑此道之时,他并未急着澄清,反而避重就轻,让江弥音心痒难耐,引得对方想要探索和知道答案,很简单的语言技巧,既增加了吸引力又增加了神秘感。

    同时又在对方心中留下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

    显然,他是成功的,而他的用心,江弥音感受的真真切切。

    此刻江弥音在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绝美的容颜,“肤若凝脂,面若桃花”,也不过如此了。

    可是眼前这个面若桃花,眼如秋水的女子真的是她吗???

    以前的自己也很美,但是美的清冷,高傲,不食人间烟火,而眼前的美,则不同。

    是那种开怀的,愉悦的,从内而外的幸福的美。

    这样的美她见过,她在冯妙妙身上,在周舟的身上也见过,那是恋爱的感觉。

    江弥音不由得大大的吐出了一口气,“我这是恋爱了吗?”

    “开什么玩笑?那个何西泽不过就过来给你做了一顿早饭,你就屈服了?”

    “一句暧昧的话,你就受不了,就想要投进对方的怀抱?”

    “那你也太没出息了---”

    江弥音十分嫌弃的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着。

    随后又叹了口气,说真的,江弥音长这么大真没佩服过谁,不得不说,何西泽还真是开天辟地第一人。

    虽然只是做了一顿早餐,可是在她认识的所有男人当中,别说会做饭,就算去下厨的都没有听到过。

    大家都很忙的,恨不得一个时间掰成八瓣花,就算是有点时间,也大多用在休闲和社交上了。

    越是身价地位高的人,要做的事儿就越多,而进厨房显然不能创造收益,在她们这个圈,都是非常理性的,不能创造价值,或者说不能创造更高的价值的事儿,自然舍不得花时间去做。

    而据江弥音了解,何西泽显然也是个大忙人,可是,却愿意把时间花费在厨艺上,这真让她感到佩服的同时,也深深的不理解。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男人不都以事业为重,不都希望站得更高?拥有更大的权利,更多的财富吗?

    她看不明白何西泽这个人,可是,不得不说,跟他在一起很放松,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