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恋爱吧,大首席官! > 050:这一刻
    公平???

    这个世界上的公平,都是靠拼搏赢来的,可是,有些公平,是你拼搏一辈子都不可能在拥有的。

    比如一个幸福的童年?一个温馨幸福的家???

    何西泽是什么意思???

    他在暗示什么???

    何西泽是一个严谨又沉稳的人,他忽然间给她这样一个照片,绝对不是无的放矢---

    就在江弥音久久不能回神儿的时候,何西泽又来了一个短信。

    “晚安,好梦---”

    完这条短信的何西泽满脸都是轻松的笑意,他整个人都散出一种愉悦的情绪,那种从骨子里的愉悦和轻快,是他活了这么多年都不曾有过的。

    而他整个人在这一刻变的强大而富有掌控感,让一向低调的他,显得如此的不同。

    在这一刻,下定了决心,命运的齿轮,在不断的变化着。

    而那边吵的面红耳赤的两个人忽然间都看向了嘴角还挂着笑意的何西泽,顿时都皱起了眉头,相视一眼之后,怒气冲冲的瞪着他,嘲讽的道:“呦,万年老榆木,这是新芽了?”

    刘念祖也附和道:“呵,看来是春天到了---”

    说完两个人全都上前一大步,一人拿出一瓶威士忌,往何西泽身前砰--的一放道:“老何,我们兄弟在这儿悲情所困,被情所伤,难过的时候,你却在这儿独享爱情的滋润,这可不够意思啊---”

    “就是,特么的,老子追了你妹妹大半年了,到现在还被晾在一边,你到好,特么刚认识几个小时就好上了,凭什么?”

    “还是那样一个大美女,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段有身段,要学历有学历,要能力有能力,这样的绝色美人,那可是像我们这样的大家族之间联姻的对象---”

    “你一个穷小子,凭什么?”

    刘念祖一听不干了,推了一把郑少琼道:“穷小子怎么了?”

    “穷小子就不能娶白富美?就不能拥有爱情了吗?”

    “你不就仗着自己的爹有钱?你不就是个富二代吗?你要是跟我们一样的出身,一样的贫穷出身,你说不定还不如我们呢。”

    “老何,追---,我挺你,势必把那个叫江弥音的追到手---”

    而郑少琼一听,打了个酒隔道:“刘念祖,你也不用不服气---”

    “我干嘛要跟你一样穷苦出身?我天生就是富贵命,就不用拼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怎么了?我想要什么,挥挥手,呵呵,就来了---”

    “穷,就得认命--”

    “不过,老何,我劝你,玩儿玩儿的话,别当真,那个江弥音一看就不是简单人物,肯定出身也不低---”

    “你一个学心理学的,还是个老师,要钱没钱的,在商言商,你能给她带来什么帮助?所以,玩玩就行了,别特么当真,当真伤感情---”

    “还有,刘念祖,不是我说你,那个冯妙妙就是一个拜金女,偏你还把她当宝贝---”

    “呸,一辆车就探出了她的品性,不亏---”

    “反正早晚都要断,长痛不如短痛---”

    刘念祖一听,轰--火气就上来了,“郑少琼,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不就是借了你的车吗?你至于这么整我呀?冯妙妙她不是拜金女,你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就不要乱说话---”

    显然这话没有一点可信度,郑少琼撇着嘴摇头,而刘念祖喝的也有点多,此时都开始打晃了,走了好几步才抓住郑少琼的衣服,眼神通红大舌头的道:“我告粗你--”

    “冯料料是一个好菇凉,好姑凉---”

    “如果,如果,她,她要是喜欢豪车,大不了,大不了,我就买给她---”

    “我倾家荡产也买给她,我一点都不想跟她分手--”

    郑少琼一脸嫌弃的道:“你看看你,不就是一两破车,为了一两破车她就要跟你分手,你说她好???”

    刘念祖用力的打掉了郑少琼指过来的手道:“破车???”

    “呵呵,在你郑大少眼里的破车,我工作了这么多年,拼死拼活的工作了这么多年,也买不起---”

    ......

    这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别人轻而易举就可以得到的东西,却是普通人奋斗一辈子也未必能拥有的。

    一个人的出生,就决定了他站在世界的高度,而平民想要站的更高,有的时候,不是努力就可以达到的。

    很可悲不是吗?

    可是,这个世界同样存在着平衡,不论是什么人,不管出身有多高亦或者有多平凡,有得亦有失。

    每一个人都在填补人生的缺憾,每一个人都在努力的让人生更加的完整,从这一点出,又哪里来那么多的不平???

    可又有多少人可以很好的平衡自己的心态呢?能够认识到自己,深刻的了解到自己的需要呢?

    人生就是一场尝试和较量,这场博弈,从出生的那一刻就不可避免。

    郑少琼和刘念祖喝的人事不省,何西泽只能将两个人拖走。

    第二日,阳光明媚,晴空万里。

    江弥音还没等起床就听见电话不断的响,一遍又一遍。

    江弥音从被窝伸出手,拿起电话放在耳边道:“喂---”

    那边已经传来了,周舟清脆的声音,“弥音,弥音,大事不好了,你看妙妙的朋友圈了吗?”

    “她跟那个姓刘的分手了。”

    “我给她打电话,怎么都不接,弥音,你说怎么办呀---”

    江弥音迷迷糊糊的把电话拿在眼前看了看,凌晨七点多,不由得皱着眉头道:“你怎么起这么早?什么时候的事儿?”

    周舟马上道:“我看她昨天夜里三点的朋友圈,又把之前两个人秀恩爱的所有照片全都删掉了。”

    “为什么分手啊?昨天不还好好的吗?”

    周舟走的早,在一个,她心大,估计啥都没有现,江弥音也懒得像她解释,于是揉了揉眉头道:“我也不太清楚,估计俩人吵架了吧--”

    显然周舟今天十分的兴奋,说完冯妙妙的事儿,又开始跟江弥音说起了昨天跟谢光耀的事情。

    只见她一脸兴奋的道:“弥音--”

    “你昨天说的还真有道理,我按照你说的去找了谢光耀,他果然没有揭穿我。”

    “还有,昨天在路上,别提多悲催了,我根本就不会骑什么机车,我最多骑过电动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