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恋爱吧,大首席官! > 019:不安
    随后江弥音懒懒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周舟道:“女儿寻死,她们不去找寻死的真相,却拽着一个路人,泄自己的情绪和不满,他见死不救确实不应该,但是,法律确实没有规定对于陌生人,见死不救犯罪的,也就是说,救人是人情,不救是本分,怪到人家那里不是迁怒是什么呢?”

    周舟被说的一愣,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才道:“可是,可是这见死不救本来就不对啊,这---“

    周舟可没有江弥音的冷静,她甚至觉得江弥音怎么也跟那人一样冷血呢?

    这实在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而江弥音见此,淡淡一笑,摇了摇头道:“你呀,一腔的热忱,觉得这世界都应该是互帮互助,团结友爱的。”

    “可现实真是如此吗?不见得吧?这见死不救跟见义勇为一样啊,可为亦可不为,现在社会多浮躁?万一救人不成,反被诬赖怎么办?最后好事儿变成坏事儿,他找谁说理去?这种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的人多着呢,周舟,你不要太较真了,不是所有人都要跟你一样才算好。”

    周舟闻言很是沉默,看江弥音的神色都有些不对了,随后把刀叉用力的往桌子上一拍,一脸不高兴的道:“那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为了不被诬赖,觉得麻烦就什么也不做?就眼睁睁的看着人去死?眼睁睁的看着坏人行凶?”

    江弥音见状,就知道这丫头又开始钻牛角尖了,于是,叹了口气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哼,江弥音,我算是看错你了,你居然是这种人。”

    说完这话,拿起包转身气呼呼的就走了,空留江弥音一脸懵逼的坐在那儿,整个人在风中凌乱了。

    她不过说了句实话而已,怎么自己就成了这种人了?她成了哪种人了???

    真是莫名其妙!

    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见义勇为和救人的,有些人天生胆小,见到匪徒别说救人,连路怕是都走不动了,她又不是没见过,你让这样的人去见义勇为?不是送点心去的吗?

    还有人天生恐高,惧水,你让他怎么救?

    有的人到是勇敢,其实与其说是勇敢不如说是条件反射,自己明明不会水却一猛子扎进了河里,最后人没救上来,俩人一块去见阎王了,这种事儿也不少吧,偏这丫头钻这个牛角尖。

    随后又想到这丫头的经历,江弥音想想,还是算了,过段日子就好了,这人犯起病来,谁都没整。

    哎,她还是放不下当年的事儿,这么多年过去了---

    周舟确实放不下,待她出了必胜客的门,眼泪刷的就掉了下来,她永远不能忘记自己那么小的妹妹安静的躺在血泊中,那张小脸苍白的没有血色。

    每日跟在她身后,像个小尾巴一样叽叽喳喳的丫头,就这样说没就没了,当时周围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人,如果,如果有一个肯伸出援手,她妹妹就不会死,就不会死。

    为什么?为什么就没有人呢?为什么?

    她恨透了袖手旁观,她恨透了见死不救,人怎么可以这么冷漠,自私,怎么可以这样???那是一条生命,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

    周舟伤心哭的不能自己,她无法原谅,也不能原谅---

    ----

    而回到家的江弥音懒懒的倒在沙上,今天真是糟糕的一天,随后一转眼就现了茶几上的几何药,不由得一愣。

    想到昨夜送她回来的那个男人,嘴角不由得撇了撇,还真是---

    结果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有没有按时上药?”

    江弥音见此皱起了眉头,随后淡淡一笑道:“还没有诶,上药这么高难度的技术活,要不你来帮我?”

    言语中充满了挑逗和暧昧之语。

    随后就是长久的沉默,大概过了五分钟的样子,对方回了条简讯,“好好上药,别吃辛辣刺激性食物,重点,别穿高跟鞋。”

    江弥音撇了撇嘴,回了句“要你管。”

    呸,这人真是一点情趣都没有,说完这句话就把手机扔一旁了。

    而另一边正在写咨询记录的何西泽见此摇了摇头,这是一个非常漂亮又有故事的女孩子。

    搞心理学的人大多是相信自己的直觉的,与其说是直觉,不如说是感受,他们是以自身为媒介来感受世界和感受每一个人的情绪变化,用一定的技术手段来帮助来访者解决她们的心理问题。

    从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何西泽就觉得不一样,多年沉寂的心,仿佛有了波澜,他没有必要控制这样的情绪,所以,不如顺其自然?

    不过,被人牵着鼻子走这样的事儿,可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所以---

    看着对方跳脚的语气,何西泽看着手机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昨天被郑少琼拉着喝酒到大半夜,这家伙可下是走了,不过想到这里,何西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随后找到通讯录,拨了过去。

    此刻章云珊正在逛书店,见电话响了,在一看显示,她眼中全是笑的接起了电话道:“哥--”

    随后电话那边就传来了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嗯,在干什么呢?”

    章云珊笑的甜甜的道:“我在逛书店呀,打算买几本书。”

    何西泽淡淡的道:“哦,昨天郑大少住在我这里的。”

    章云珊一听,笑容没有了,变的有些沉默,“哦。”

    何西泽见此继续道:“你打算回老家支教?怎么没跟我说过?”

    章云珊抿了抿嘴,叹了口气道:“是啊,我刚做的决定,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随后自嘲的笑了笑道:“我刚交了申请,没想到他就知道了。”

    何西泽闻言笑了笑道:“你这个决定挺好的,什么时候出?”

    什么都没有问,也没有任何意见,就这样淡淡的语气,她做什么决定都好,都对,章云珊大大的吸了一口气,“就这两天吧,哥,我同学叫我了,我先去了啊,拜拜。”

    随后匆忙的挂断了电话,人就坐在长椅上呆,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不过回老家也好,也省了郑少琼的纠缠,而且家乡对她们的帮助那么大,她总是要回报一二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