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 第167章 167:川哥温柔得不像话(三更)
    站在台阶上回头看,褚向东一脸茫然。

    愣了片刻,抬步追了上去。

    纷纷扬扬下了许久的大雪已经停了,校园各处却仍旧有些湿滑,木熹微情绪失落,跑的很快,不知怎么地突然给摔倒,直接趴在了地上。

    手心传来一阵刺痛……

    她垂眸一看,发现手掌被冰棱划伤,鲜血直流。

    眼泪流得更欢了。

    这样一点小伤,她都觉得疼得要死,竟然还想象着自己替代江沅,成为被欺负的那一个。如果真的将她放到江沅那种处境里,她怕是连她十分之一的坚强都没有。

    除了死读书,她好像一无是处,也一无所有了。

    “让你跑这么快——”

    褚向东追到跟前,垂眸看见她手掌流血,脸色为之一变,蹲下身就去握她手。

    “滚开啊!”

    木熹微猛地甩手,一个耳光,差点飞过褚向东脸颊。

    他也有点脾气,瞅见人家姑娘看见他跟仇人似的,情绪立马不好了,站起身道:“滚就滚,谁稀罕呀!”

    话落,一手撑腿面,起身便要走。

    他身后,木熹微哭出了声。

    祖宗诶……

    女孩子的哭声好像开关,给褚向东按了暂停键,他心里默默地长叹一声,转过身来,嘴上嘀咕着:“怕了你了怕了你了,就当我有病行不行,贱得慌!”

    “你说谁贱!”

    木熹微猛地抬脸,眸光如刀。

    这小辣椒!

    褚向东重重地点了一下头:“我说我自个儿!”

    木熹微:“……”

    嘴唇颤动几下,她憋着气低下头了。

    “走吧,医务室包扎一下。”

    *

    一节课四十多分钟。

    很快到了尾声。

    欧阳昱上完课才开口问了前排学生一句:“木熹微人呢。”

    “不知道,上节课还在。”

    女生如实答了一句。

    欧阳昱点点头,目光扫了一圈,最终又落在了褚向东的位子上,若有所思。

    “报告。”

    教室门口,一道男声传来。

    欧阳昱转身看去,正对上褚向东扯起唇角的样子。

    “进来吧。”

    “木熹微在楼下给摔伤了,我就送她去了医务室,来晚了。”

    走进教室,褚向东主动地给解释了一句。

    欧阳昱的目光便越过他,落到了随后进来的木熹微身上。她外套有点脏,左手掌用白纱布缠了一圈,除此之外,身上似乎也没什么伤口。

    划伤了手,需要人送去医务室?

    这要搁一般人,欧阳昱非得训斥两声以儆效尤,可最近班上事情已经挺多,他也了解木熹微好强敏感的性子,唯恐自己的只言片语再让她自尊心受挫,便也没什么表示,淡声说:“回位子吧。”

    木熹微的座位就在他边上,抿着唇,她侧身坐下了。

    感觉到欧阳昱的淡然,心里越发地难受起来。

    *

    舒了口气,褚向东也回了位子。

    欧阳昱已经上完课,教室里一众人都在自己看书。陆川是个例外,他没看书,目光直直地投向前面,落在了江沅挺直的脊背上,那模样,活脱脱一个情圣。

    褚向东笑了声:“川哥,差不多行了哈。”

    闻言,陆川连个余光都没给他:“你一个一节课都不在的,教训老子?”

    “哪敢啊——”

    褚向东无语,辩驳了声,低声问他:“人拿下了?”

    “什么?”

    “装什么傻?”

    褚向东呵笑一声,“就你最近这一番英雄救美,她不以身相许,还等什么呢?”

    陆川终于收了视线,身子后仰,懒懒地靠在了墙上。

    那脸色,颇有些一言难尽。

    得,什么也不用说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弯下身子,褚向东将自己的英语书从桌洞里给掏了出来,又拿手机看了眼时间,目光定了一下,突然开口:“诶,川哥,你这生日好像快到了。”

    陆川的生日就在元月,十七号,听见褚向东问,他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

    “今年怎么过?”

    “该怎么过怎么过——”

    褚向东懂了,按照惯例,请客吃饭,唱歌happy,大办。

    *

    十七号,星期日。

    下午四点,江沅正在家里叠衣服,看到陆川来了一条短信:“六点,别忘了。”

    陆川的生日,不用他主动告诉自己,班上沸沸扬扬的议论也早已经传到她耳中了。上星期三开始,全校各路人马都动了起来,课间跑到教室里送礼物。

    男生很多,女生也不少……

    每天听到教室门口各种各样的声音叫陆川,她心里的感觉其实有点怪,某些已经萌芽的东西,又一次往回缩。以至于,陆川这生日聚会,她都没想过要去。

    陆川却很郑重地邀请了她:星期五下午的课上,给她传了张小纸条。

    江沅没给回,放学后,便被人堵了。

    陆川缠人的功夫一流,她不想引来过多关注,就答应了。

    这会儿看见短信,又有点后悔,想说不去,又有点蠢蠢欲动,扪心自问,她是愿意跟旁人一起,帮他庆祝生日的。思绪收敛,江沅回了条:“知道。”

    尔后,低头看了眼手下的衣服。

    因为那一桩意外,她面包店兼职的事情自然停了,店长也晓得她还有半年高考,很爽快地结了工资。连带之前投稿的剩余和平时攒下来的,卡里有几千块零花钱。

    可这钱,她后面用处多,轻易不会动。

    这段时间还一直住在江文秀这边,昨天她带宋佳泽出去买过年衣服,顺带给她买了一件短款羽绒服,阿依莲一贯是时尚淑媛风,羽绒服颜色洁净,是极清浅的淡蓝色,帽子很大,边沿一圈厚实蓬松的毛绒,手指摸过,会让人的内心都跟着柔软起来。

    江沅穿了羽绒服,背着书包走出房间的时候,客厅里,江文秀正在教儿子认数字卡片。

    小朋友好动,听见动静第一时间抬头,惊呼:“姐姐好好看。”

    江沅脸上一红,唤了声:“小姑。”

    江文秀的目光定了一瞬,也从那种被惊艳的恍惚里回过神来,笑着问:“这会儿就要去学校?”

    江沅“嗯”了一声,也没撒谎:“陆川今天过生日,请同学们吃饭。我想过去给他送一下礼物然后去学校,之前被他帮助挺多次。”

    说白了,就是要去。

    还换了衣服。

    这么坦荡地说出来,却让人没办法阻拦。

    江文秀笑了下:“送一下礼物也是应该的。不过他们那一帮人,玩起来没什么规矩,你这大病初愈要多多注意,吃饭上别吃的太刺激,酒水更是不能沾。”

    “我知道。”

    点点头,江沅莫名地松了口气。

    转身出了门。

    *

    会所,餐厅包厢。

    帮着庆生的九中学生到了几十个,交头接耳地热闹了一阵,有人不满地朝褚向东叫嚷起来:“川哥这怎么回事呀,把大家晾这儿,也不给吃饭。”

    凉菜都上桌了,筷子没发,一群人干等着。

    褚向东也郁闷呢,川哥这典型的见色忘友,他有什么招?!

    不等他开口,有女生声音小小道:“好像说接人去了,也不知道谁,这么大面子?”

    来的人一半儿是七班的,另一半儿是外班的,在陆川的刻意控制下,女生很少,不过,还是有些哥们,为了脸上有光,带了自己悄咪咪交往着的女朋友过来撑场面。

    这说话的,就是其中某个男生的女朋友。

    她话音落地,便有七班的男生嘀咕:“估计江沅吧。”

    “他不在这儿呢么!”

    有人抬眸看向了正玩牌的姜源。

    姜源无语:“我哪有那么大脸面,人家那是校花。”

    七班这学期转来个女生,美得不行,入学后就被公认为校花了,在座的大部分人都知道,不过,印象里那个校花,名声好像不怎么好?

    年轻人,多少有点猎奇心理,有人小声问:“是不是进过少管所那个?”

    “滚蛋!”

    褚向东直接踹了那人一脚,冷脸警告:“嘴巴给我闭紧了。这也就是我在这儿,你川哥要在,能一脚把你踹出去信不信?人家姑娘清白着呢,别有事没事瞎跟着传谣!”

    他矢口否认,知情的也没人敢反驳,只能点头应和。

    “反正长得是挺美的。”

    “川哥跟人家当同桌那会儿,打扫卫生的活都包了。”

    “对对对,拎着水桶和拖把从走廊上往教室走,妈呀,好几个班的人眼珠子都掉出来了好吗?反正他对那姑娘是真好,呵护备至,殷勤得不得了!”

    “真的假的啊?不都说他花心?”

    “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啊,我看这会栽的还挺彻底。”

    “什么挺彻底?”

    虚掩的包厢门被人推开,一道男声传进来。

    众人立马笑嘻嘻喊:“川哥。”

    这社会大佬的架势,陆川以前挺适应,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莫名地有点不自在,耳尖都微微泛了红,他咳了一嗓子,朝其中几个吞云吐雾地道:“把烟掐了。”

    尔后,脸颊一转,朝身侧跟着的人说:“里面有烟味儿,等会儿再进。”

    声音温柔得不像话。

    包厢里一众人:“……”

    操啊!

    活久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