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 第166章 166:新组艺术班(二更)
    气氛突然安静。

    说话的几个女生都直接闭嘴了。

    她们都不是那种刺儿头,也就闲来无事,八卦几嘴,这会儿发现江沅并不好惹,自然不敢再跟人硬来多说什么了。须臾,有人推搡着说:“走吧走吧,快上课了。”

    话落,一个两个忙不迭出去了。

    江沅站在原地,吐出口气。

    张宝来收回目光,还忍不住道:“什么人啊都是,别理她们。”

    “我知道。”

    “那你快去吧,我等你。”

    见她能想通,张宝来便催了催人。

    江沅进了洗手间,解决完个人问题,洗了个手,跟张宝来一起往教室里走。也没发现,在她身后,木熹微抿着唇角,脸色难看地跟了出来。

    木熹微心里很不好受。

    她一直拿秦梦洁当朋友,在她出事以后,第一时间想着的,便是带她去给江沅道歉,想要获得江沅的原谅。甚至在后来,知道她被拘留,也曾想过厚脸皮请江沅谅解,帮她减轻刑罚。

    可谁能想到,秦梦洁之所以成为帮凶,起因和自己有关。

    她喜欢褚向东,并且在日记里称她为贱人。

    这件事,她是在帮秦梦洁整理东西时,无意中发现的。她知道看人日记不对,可无论是谁,突然从朋友的日记里瞥见自己的名字,都忍不住好奇。

    秦梦洁性子软弱,肯定是这个把柄被人抓住了,为了保住自己,才去害江沅。

    太可怕了……

    这几天,她甚至有些崩溃。

    她无法想象,亲密无间的朋友,背后将她称为贱人;也无法想象,她看着软弱,却能在江沅毫无防备的时候,给她致命打击;更无法想象,蒋婷婷会在背地里,是非不分,这样议论江沅……

    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怀疑人生。

    什么是朋友,什么是信任,什么是忠诚?

    她的整个世界,都快要崩塌了。

    *

    第二节英语。

    教室门口,欧阳昱叫住了江沅。

    预备铃已经响过了,楼道上没几个人,凉风飕飕,安静空荡。

    垂眸端详了一眼江沅的脸色,欧阳昱开口问:“身体还撑得住吗?就来上课。”

    “不要紧了。”

    江沅淡笑着回了一句。

    在她住院这一周,欧阳昱探望过好几次,也曾十分诚恳地朝江志远道歉,说他身为一个班主任,没能管好学生,让她受到这种伤害,很失职。

    其实和他有什么关系呢,怪不到他身上。

    大病初愈,女孩子脸色还有些苍白,眼睛里却恢复了神采,漆黑,通透,明亮。欧阳昱略微放心了,话锋一转,又问:“艺考的事,你还有没有打算?”

    “我考虑一下外省的学校吧。”

    江沅想了想,说道。

    高考这事,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她成绩不错,今年能走本科,多考一个学校便多了一份选择。爱好若能得以持续发展实现,也是一大幸事。

    欧阳昱便点了点头:“以你的成绩,首都电影学院,华夏传媒大学,华夏戏剧学院这些其实也都能考虑,我们不要过分地高估自己,但是也不该低估自己,错失良机。高考是寒窗十年的总结,却也是未来全新的开端。如果你在这个新上站得高一些,往后的发展自然能更顺遂通达。”

    “嗯,我会考虑的,能考就考。”

    “下学期——”

    欧阳昱略一垂眸,想了想,淡笑说:“学校这边几个领导和年级组长也开了会。下学期开学,会增设两个艺术班,将你们艺术生都分出去,针对性地强化文化课成绩。”

    因为培训和考试,好些艺术生再回到班上,跟不上复习进度。

    这是个好消息。

    江沅心里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遗憾,抿抿唇,问了一句:“老师呢,谁教我们呀?”

    “暂定了我带班主任和英语,江老师带语文。”

    “……那七班?”

    江沅着实有些意外了。

    欧阳昱抬眸往教室里看了眼,容色平静:“会有教导处老师来带班主任。”

    江沅:“……”

    归根究底,好像是因为她。

    她心情多少有些愧疚,不晓得说什么了。

    “进去吧,上课了。”

    牵牵唇角,欧阳昱说道。

    *

    远远地,木熹微停了步子。

    看着两人进了教室,她身子一偏,躲到了楼道口墙壁边。

    欧阳昱说了什么,她大抵猜到了。

    班上出了这么大的事,好几个学生都直接退了学,多多少少,会让家长和学生产生骚乱。学生们会长时间地议论这个话题,很难禁止,知情的家长们也会对这个班主任产生质疑,觉得他失职,可能带不好班级。

    学校基于种种考虑,要给江沅换班,正好她是艺术生,便有了这个将艺术生全部分出来,重新组班的决定。为了安定人心,委任了教导处副主任亲自带七班,而欧阳昱,要去带新组的艺术班。

    他很关心江沅,会将这事情说出来,让她安心。

    胡思乱想着,木熹微忍不住咬紧了下唇,眼泪还是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心里难受,那种乱糟糟的感觉,几乎无法形容。有那么一刻,她甚至在想,如果一直被欺负的那个人是她就好了,如果是她,欧阳昱会不会嘘寒问暖,将许多的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她却不开心,也不甘心,突然地,不想上课了,身子一转就要下楼。

    “诶——”

    迎面而来一道男声,意外极了。

    褚向东抬眸便瞧见女生梨花带雨的模样,忍不住愣了下,问:“你这是怎么了?”

    “要你管!”

    木熹微一把推开他,飞快地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