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剑魁 > 八十二:夜探白龙寺(一)
    张金岳快步走出阳茱巷,李不琢紧跟其后,片刻间,来到毗卢大街上。

    大街尽头,就是一座极高极宽阔的五层牌楼,威严庄重,牌楼上写的便是“白龙寺”三字,牌楼后方就是上山的六千级石阶,入夜了,还有香客从山上下来。

    李不琢走在后头看着张金岳十分宽阔的双肩随着步伐微微起伏,目光闪烁。

    自己在藏书大库中整理的信息,除去张金岳外,没告诉过第二人,今夜刚和张金岳约见,就被人偷袭,若说其中没有猫腻,也太巧了。

    只是若真是张金岳使了什么手段,他演技未免太好。

    路边香火铺子里青烟裹挟着淡淡檀香味儿弥漫出来,牌楼须弥座下有不少席地坐着讨钱的花子,二人走近时,一个花子把破碗凑到张金岳脚边蹭着,张金岳侧头一皱眉,李不琢以为他要呵斥时,碗里却传出叮咚一声,那花子看着碗里多出的几个铜子磕头拜谢,李不琢诧异间,张金岳已向前走出几步。

    李不琢跟上后,低声问道:“来白龙寺做什么?”

    “你不是现了吗?”张金岳微微侧头,“那些被送进白龙寺的尸体来历异常,你就不想知道被用来做了什么?”

    “你知道?”

    “不知道。”张金岳摇头,见李不琢神色一僵,才笑了笑,“所以才要查。”

    李不琢面色稍霁。

    调查清楚案情之前,为了不打草惊蛇,的确应该隐藏行迹,只不过白龙寺是佛家的地盘,背后势力勾连也不小,若贸然闯入禁地被现了,免不了要被问罪,道:“计划做好了?”

    “早做好了。”张金岳微微点头,“先入寺再说。”

    二人走上石阶。

    沿山而上的六座密檐高塔灯火辉煌,活像夜空下六根金柱子,沿山而上每三百级石阶,就有一处平台,平台上放着石香炉,袅袅青烟不绝如缕。

    山上就是白龙寺,可半山腰上,城隍土地庙也频繁出现,李不琢和张金岳就在半山腰的香火铺子里买了香烛,装成普通香客,一路往山上走去。

    到了白龙寺山门前,一知客僧迎上来热情道:“原来是张笃事,有些时日没来上香了。”

    张金岳和知客僧打过招呼,知客僧看向李不琢:“这位是?”

    “县里新任掌书吏李不琢。”张金岳呵呵一笑,“也是永安县今岁新科魁。”

    知客僧表情一变,钦佩道:“原来是新科魁。”说着看向张金岳,“张笃事平素都是白天来的,怎么今天入夜了过来?”

    张金岳道:“近来那件案子侦查许久也没半点进展,饭都吃不下,来寺里上根香,求个心安。”

    “张笃事为县里治安不辞辛劳,这是县中百姓有目共睹的。”知客僧说着请张金岳和李不琢进去,又迎接后面来的客人了,此人似乎记忆力奇佳,来上香的人,看一眼就能叫出姓名。

    二人一进白龙寺,眼前是一座白石铺开的广场,香炉林立,弥漫的檀烟中梵唱隐隐约约,广场尽头石阶上方天王殿烛火十分明亮。

    大殿后头,四座高十丈的护法夜叉像肌肉虬结,面貌狰狞,在夜色中宛如活物,让人禁不住心生畏惧,远处山巅上那座漆金机关大佛身后熊熊火焰身光上又浮雕诸多手臂,结作无畏、禅定、降魔、与愿、智拳诸印,威严壮阔。

    张金岳拉着李不琢走到一边,交代道:“县中百姓把亡故亲人的尸身送入白龙寺,每七日统一度火化,没火化时就存放在山寺后方塔林中,这天王殿后面是七圣大殿,再往后就有人把守,只能暗中潜入,到时候你帮我引开看守,我潜伏进去。”

    这佛寺看守不知身手如何,李不琢要干的活无疑难度不小,但张金岳孤身潜入禁地,风险更大,李不琢点头答应,问道:“之后在哪碰头?”

    “就在寺外。”张金岳说着取下腰间竹筒。

    竹筒中似乎有虫子被惊醒,嗡嗡飞动撞击竹筒壁,张金岳道:“这种蜂子品种特殊,叫瞿兰蜂,只以瞿兰花蜜为食,瞿兰花存世极少,这蜂子也很稀有,我养了几只,也费了不小功夫。瞿兰花粉无色无味,我用花粉和这蜂子,就能追踪那些尸体的动向。”

    李不琢意动道:“这东西倒是好用。”

    张金岳顿了顿,呵呵一笑道:“你若想要,明天送你一只。”

    “那我却之不恭。”李不琢没推脱,心里想到一月前放进桃坞堡燕赤雪闺房红木箱子里的那把银梳,若当时手里有瞿兰蜂,也许就能追踪到那银梳的去向,能找到燕赤雪……也说不定。

    张金岳点点头,道:“亥时就会闭寺,别再耽搁,现在就走。”说着向前走去,消失在浓雾般的檀烟中。

    …………

    二人走过天王殿,便到了七圣大殿。

    七圣大殿中供奉的就是七位天宫圣人的塑像,虽是佛寺,其实这大殿中香火最为鼎盛,李不琢装模作样上了一炷香,余光暼到张金岳打量着自己,一挑眉毛道:“怎么了?”

    被现的张金岳表情古怪,犹豫了一阵才低声说:“看你上香,却是不大虔诚。”

    李不琢暗暗皱眉,他对七位天宫圣人心有敬意,但的确没上升到信仰,这时候张金岳又冷不丁来了一句:“你是新科魁,前程远大,但没人撑腰,走不了太远,可想过搏一搏更大的前程?”

    李不琢一惊,没控制住表情,露出诧然的神色。

    张金岳神情一动,接着说道:“妖患事关重大,若你我二人能找出线索,就是大功,届时对你的仕途也有很大帮助。”

    李不琢心神稍缓,还是有些讶异,笑了笑道:“还以为张笃事你是个闲散的人,怎么也想博取功名。”这一月巡查间的接触,李不琢对张金岳也有所了解,这位河东县巡查笃事管理起县里治安来,大事甩给灵官,小事交给属下,纯粹是摸鱼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