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他的陆太太很甜 > 第466章 心有执念,一眼,便定格他的身影(4千字)
    “嗯……”

    男人的力气不小,姜珂被推了一个趔趄。

    倒地后,一阵筋骨错位的疼,由脚踝蔓延开,痛的她直皱眉。

    再去看,只见几个男人,开始撕书,砸教具和画板。

    “你们住手。”

    那是社会人士捐赠给福利院孩子用来学习的东西,被他们砸了,等于说,孩子们以后没有读书的课本了。

    姜珂忍着疼,起身意欲去阻止,却再次被男人不耐烦的推开。

    “weg-da!”(滚!)

    男人边骂,边砸东西,泄愤的姿态。

    见自己叫不停几个粗暴的男人,无计可施的姜珂,被一旁一个铁质的教具,吸引目光。

    本想威胁这几个男人,却在瞧见没有随莫妮及时逃走的小女孩,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姜珂瞪大了眼。

    姜珂注意到了那个躲在角落里的小女孩,一众男人,也注意到了她的存在。

    他们先是一愣,旋即淫·\/邪一笑,跟着,其中一个男人上前,像是拎小布偶似的,把那个小女孩拎起。

    他边笑,边说着粗俗的话。

    “怪不得老大喜欢这里的雏,长得确实好看啊。”

    姜珂听的胃部一阵恶寒。

    这世上,越来越多的变\/态,把魔爪伸到了孩子的身上。

    当看到那个男人的毛手,往小女孩还没有发育的月匈部狠狠掐去时,姜珂再也无法忍受,操起手里的铁质教具,往男人的后脑勺,狠狠打去。

    伴随一声闷重声,男人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叫声,跟着,两眼一白,倒在了地上……

    ——姜小姐嫁到分割线——

    J市长宴请完陆靳城,和陆靳城从酒店里出来,刚下台阶,就被福利院的一群孩子给围住了,要不是有保镖近身,他们怕是要过去抱J市长的大腿。

    “我们的老师被抓了,警察不分是非对错,J市长要为我们主持公道,放了我们的老师。”

    他们喊着,叫着,每个人都竭尽全力。

    为了替他们福利院受猥亵的小女孩伸张正义,他们的安琪老师已经得罪那些小流\/氓了,现在,她为了保护他们的小伙伴,又一次被拉进漩涡之中,被那些个混混倒打一耙,现在正被拘留在警察署里呢。

    J市长本来和陆靳城谈笑风生,听到孩子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叽叽喳喳声,皱眉。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虽然他们德国崇尚民主自由,但是,现在外宾在,他们跑来找自己伸张正义,这不是让外宾看笑话吗?

    J市长很在意他们的城市形象,再者说了,他正打算就经济贸易往来,和陆靳城进行磋商。

    一众人当着陆靳城的面儿来找自己闹,这不是让外宾看笑话吗?

    J市长的秘书见情况影响到了慕尼黑对外的形象,难为情的用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

    “你们让J市长为你们处理事情,那么请你们谁站出来,把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告诉我们,我们政府方面,一定第一时间,高效、客观、全面的帮你们处理问题。”

    莫妮在孩子中间,见政府方面打官腔,再加上孩子们叽叽喳喳,听起来没有头绪,她站出来,把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说给市长秘书听。

    姜珂被抓,那些个混混反咬一口,说她伤人。

    虽然姜珂说自己正当防卫,而且福利院确实被砸,但是她也确实出手伤人。

    两方各执一词,警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判断,最重要的一点是,姜珂被带去警署,她什么证件也没有,在这点上,被警方质疑她的身份。

    然后,那些个混混请来了律师做保释工作,而姜珂这边,没有人来给她保释,她只能被刑拘在警署里。

    说来,莫妮也是没有办法了,被这么不公平对待,才出此下策,带孩子们来找市长,在他面前闹,请他出面,主持公道。

    秘书听完事情是怎么一回事,转述给J市长。

    当即,J市长皱眉来火。

    若是陆靳城不在,他一定痛骂警署那群不分好歹的饭桶。

    隐忍情绪,他对秘书说。

    “这件事儿,你赶紧去处理,别影响了明天世博会的开幕。”

    秘书说:“我马上去办。”

    等秘书离开,J市长一脸不好意思的和陆靳城说抱歉,让他看笑话了。

    陆靳城嗓音极淡的说:“没有事情。”

    ——姜小姐嫁到分割线——

    因为没有相关证件,姜珂确实也打伤了人,事情处理起来有些棘手,因而,她是凌晨一点半,才从警署出来。

    本来,身心俱疲的她,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却在看到警署门口,在迎接自己回去的莫妮和一众小孩子,就像黑暗中,看到了曙光一样,脸上绽开浅笑。

    姜珂走上前,问莫妮:“这么晚了,怎么不带孩子去休息啊?”

    “孩子们说,看不到安琪老师回来,他们不放心,就吵着嚷着让我带他们过来这里等你出来。”

    莫妮刚说完话,孩子们像是会唱歌的小鸟一样,叽叽喳喳的喊姜珂的名字。

    一时间,姜珂清浅的眼窝,有泪雾闪动。

    异国他乡,因为有这些孩子的陪伴,她没有再觉得孤单。

    深呼吸了一口气,姜珂把泪水逼回去,平静了一下情绪,问莫妮,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儿。

    莫妮把自己无计可施之下,带孩子们去市里找市长一事儿,说给她听。

    “我知道市长今天要宴请外宾,他一定不希望自己在外宾面前出丑,所以,我们去找他出面帮忙处理这件事儿,他一定会让秘书去做的。”

    莫妮都没有去找当地的领导,在她看来,这么晚了,等那些个领导明早起来再处理这件事儿,指不定一晚上的时间,姜珂就在警署出了什么事儿,索性,直接去找市长。

    自己带孩子都闹去了市长那里,他们一定会迅速并便捷的处理好这一切。

    姜珂听莫妮把话说完,整个人的心弦,因为“外宾”两个字,震颤着。

    她知道,市长所宴请的外宾里,一定有陆靳城。

    又一次想到陆靳城,她极力渴望得到平静的心扉,再次起了涟漪……

    心里,被一种惆怅、茫然、想念、又不舍的复杂感觉占据,她的情绪,陷入低谷。

    她要如何冲破,用什么方式才能摆脱这张被困得死死的情网啊?

    没有过久的沉思,J市长的秘书从警署里出来,对姜珂说:“这件事儿,是我们警方处理不周,我代为道歉,让你受惊了。”

    “……”

    “这些个被保释出去的罪犯,我已经代J市长,督促他们尽快侦办此案,然后,关于福利院被砸,设施被毁一事儿,我们政府会出资,重新完善修葺福利院里的一切设施。”

    对这个处理结果,姜珂倒还算满意,点了点头,她对秘书说:“谢谢。”

    ……

    慕尼黑喜达屋酒店。

    沐浴过的陆靳城,本来打算睡觉休息。

    不过,热情好客的J市长,非说自己在宴会席上不尽兴,特意拿着他珍藏多年的红酒,跑来陆靳城的房间,找他喝酒。

    经历自己今天在街上误以为自己看到姜珂而产生幻觉一事儿,陆靳城有意让J市长帮忙在偌大的慕尼黑找一下姜珂,倒也没有拒绝他的热情。

    午夜,电视里放着跑马赛,而J市长,则是和陆靳城两个人在沙发区独饮。

    陆靳城惦记着找姜珂的事情,而J市长则是就两个城市之间的贸易交往,有意和陆靳城走的更近一步,以方便以后的经济合作。

    两个人正喝得微醺时,处理好事情的秘书,过来敲门,报告此事。

    陆靳城在酒店门口那里时,已经知道事情的一个大概,而且现在事情也已经处理完,自己也算挽尊,就没有让秘书避着陆靳城,让秘书实话实说。

    秘书一五一十把事情告诉J市长,然后,又补充说道。

    “当事人一方是一个中国的女孩,因为她没有相关证件,所以事情处理起来,有些麻烦。”

    “……”

    陆靳城本无意听两个人对话,而且他们说的是德语,他只能听出来一个大致。

    不过,秘书一句“当事人一方是一个中国的女孩”,就像是突然蛰刺到了他某根神经的一样,转头看向秘书。

    “Chinese?”

    秘书回答说是。

    “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中国女孩,来德国不久,不过德语说得很棒。”

    “……”

    陆靳城没记错的话,姜珂精通多国语言,其中,就包括德语!

    “她年纪多大,还有……她叫什么名字?”

    “……”

    因为陆靳城的询问,J市长和秘书都微怔。

    不过以为对方是中国人,同身为中国人的陆靳城会好奇,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地方,就如实相告。

    “二十多一些的年纪,名字叫安琪。”

    陆靳城本来有所希冀,却得知对方的名字叫“安琪”,他眸色暗了下来。

    陆靳城记得,姜珂的英文名叫“Shirley”,而不是“安琪。”

    察觉陆靳城眼眸里微变的异样,秘书在一旁补充说明。

    “陆州长,你不用担心,这件事儿,我已经处理好了,不会让你的同胞,在德国境内,受到任何不公平的对待。”

    陆靳城没有心情听秘书打圆腔的话,心绪渐沉,脑子里,心里,想的都是姜珂……

    ——姜小姐嫁到分割线——

    次日,世博会召开。

    因为警方没有正确处理福利院被砸一事儿,政府方面尽力做补偿,给福利院的孩子,每人发了一张门票,邀请他们去参观。

    被混混砸了福利院一事儿,孩子们都吓得不轻,莫妮有意带他们放松一下心情,便在孩子们跃跃欲试中,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莫妮一个人不好照看二十几个孩子,就让姜珂也跟着一起去。

    “……我、我不去了吧。”

    陆靳城特意从海州过来慕尼黑,为的就是参加这次的世博会开幕,自己去,即便开幕日人山人海,也保不齐会遇见。

    她有难以割舍,也有不愿轻弃,却知道,自己和他再也回不去。

    “安琪,你就和我一起去吧,正好你还可以放松一下心情。”

    姜珂摇头说不去了。

    “我今天想看书,就不去了,你带孩子们过去吧。”

    莫妮说:“安琪,打从你来福利院,也没有能好好放松一下心情,出去好好逛一逛,这赶巧我们都还有门票,孩子们也想去,就一起去吧。”

    莫妮劝不动姜珂,那些孩子,也奶声奶气的央求姜珂和他们一起去世博会。

    姜珂有些受不住孩子们的念叨,曾经的陆景鸣,现在的这群小孩,分分钟嘀咕的她脑仁疼。

    架不住这群小孩子的软磨硬泡,最后,她妥协。

    “好了,老师和你们一起去,你们先去准备一下,老师也准备准备。”

    得到姜珂肯首,心性善良的孩子们,发出欢呼雀跃的声音。

    等孩子们离开,姜珂回到自己房间,坐在床边,用手撑额。

    有些相遇,可能避不开,但是,她要是选择回避,就算是想撞见,怕是也没有那么容易。

    姜珂给自己洗脑,她告诉自己说,偌大的世博园,自己作为游客,陆靳城作为领导,怎么会就那么轻易的撞见啊?

    一再告诉自己,自己和陆靳城不能那么赶巧碰见,直到她说服了自己,心里不再那么凌乱,她才站起身,过去衣柜那里,找自己的衣服。

    ——姜小姐嫁到分割线——

    有些相遇,让人措手不及,并不是姜珂想避开,就能赶巧避开的。

    这不,她和莫妮带着孩子刚到世博会门口,J市长,就和一众外宾,在保镖的用户下,下车,出现在开幕仪式现场。

    知道外宾里,一定有陆靳城的身影,姜珂本有意回避目光,却还是克制不了心里的真实想法,鬼使神差的往人群里眺望。

    因为有执念,姜珂一眼,便在人海中,梭巡到了陆靳城的身影。

    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她却无比确信那个人就是陆靳城。

    就像那天在街上,她也仅仅是一眼定格,便确定了那个人是陆靳城。

    很多重逢、很多相遇,恍若隔世。

    再见,依旧惊心动魄,铭心刻骨……

    ————

    4000字,求月票啊!!!Q烟最近要搬家,有些忙,欠的更新,忙完这阵,会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