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书小说网 > 重生之武神大主播 > 第三百一十五章:三河神社
    鬼!

    这是近几天来,将整个东瀛引爆的话题,无论是退休在家的老年人,还是工作忙碌的上班族与家庭主妇,又或者校园里的少男少女,如今都在围绕这一个话题讨论,社会,校园,家庭,各方各面都受到了相应的影响与改变。

    毫不夸张的说,现在的东瀛,已彻底陷入了“鬼”所引发的热潮与风暴,从网络到电视,从电视到报刊,任何信息传播的途径,都被相关的话题所占据,甚至连宅男最后的生存空间,美好的二次元世界都不例外,各类鬼怪乱谈,妖魔传说多不胜数,恐慌与动乱更是悄然蔓延,波澜渐起。

    社会氛围,逐渐紧张,民众的神经,也越发敏感,虽还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混乱,但景象萧条却是无可避免,城市都会也好,乡村小镇也罢,只要天色稍稍黯淡,那行人就会迅速减少,家家关门闭户,只留下一条条空荡冷清的街道,即便偶尔有人走过,也是行色匆匆的模样。

    如此,固然有钟离的原因,但主要还是东瀛自身的问题,那极阴地脉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东京作为东瀛国都,人道气运,秩序法度汇集所在,自有镇压鬼魅魍魉之能,即便如此,依旧有如那鬼樱一般的存在,可想而知,其他地区是何等景象。

    钟离没来之前,东瀛凭借国家与修行界的力量,还能勉强将这些鬼神妖魔作乱的事件弹压遮掩下去,维持表面的平静,如今钟离一来,将这一切血淋淋的撕开,鬼神妖魔暴露,这脆弱的平静自也被砸了个粉碎。

    所以,钟离与鬼樱一战之后不久,网络上就出现了各种灵异事件的消息与传闻,东瀛民众更是惊骇的发现,那些恐怖的存在,距离并不遥远,甚至就在自己的身边,如此怎能不出现恐慌?

    国之将亡,必有妖孽,说的就是这样的情景,而东瀛政府对此,只能沉默以对,那极阴地脉的存在,不仅滋生了众多鬼物,对于邪神,妖魔,以及各种特殊怪异的力量,都有莫大的吸引,祂们,它们,还有牠们,早已经将这个国家给侵蚀得千疮百孔,如今暴露,那更是肆无忌惮,根本遮掩不住。

    所以,对于民众的恐慌与质疑,东瀛方面根本无法做出有效的回应安抚,更不要说遮掩弹压了,只能选择默认,同时启动紧急预案,暗中增强东京等重要地区的防护,再联合柳生家与土御门家之类的势力,大力发展修行界的力量,以此来抵御那层出不穷的鬼神妖魔。

    依照历史的轨迹,再过三个月,东瀛的情况就是进一步恶化,大量的鬼神妖魔滋生横行,彻底暴露在世人面前,而东瀛方面也会承认武士,阴阳师,甚至一些“神灵”的存在,成为地球一个正式向民众承认超凡力量的国家。

    只可惜,这么做并没有能够改变局面,反而吸引了众多危险力量的关注与到来,尤其是那些个邪神眷属发展而成的教派,直接将东瀛当成了土壤,让原本就鬼神妖魔肆虐的东瀛,又增添了诸多恐怖,东瀛方面不得不再次收缩力量,放弃绝大部分国土,全力固守国都东京。

    从那以后,东瀛就成为了地球上首个暴露在民众视野之中的死亡之地,再过几年,那头血脉继承者自从元气海眼之中爬出,将东京毁灭,这个国度就会彻底成为生灵的禁区,鬼神横行,妖魔肆虐的鬼蜮。

    这是未来与历史的轨迹,现如今还未发生,但已有了趋势,钟离现如今正好插在这历史大势前的一个节点,如果他不动,那东瀛就会如上所说,成为一片鬼蜮,如果他插手,那不说改变结局,起码也能拖延时间,为未来争取更多的机会。

    东瀛方面虽然不清楚这点,但他们也在钟离身上看到了机会,让东瀛超凡力量崛起的机会!

    不要误会,他们并没有接受钟离入主东瀛的想法,这崛起,是指东瀛自身的崛起,依靠民众基础,开放武士,阴阳师等拥有超凡力量的职业,从根本上增强东瀛修行界的力量,对抗鬼神妖魔的入侵。

    这是东瀛目前最有希望的机会,因为战争失败的缘故,东瀛现在是一个军事与外交都不能独立的非正常国家,他们不能大力发展军队,国家机器的力量也不能有效增强。

    因此,东瀛方面若是想要抵挡鬼神妖魔之类的恐怖侵袭,只能依靠拥有超凡力量的修行界,而想要加快修行界的发展,最快的途径自然是公开公布,吸收民众的精华与人口红利了。

    如此一来,东瀛方面就必须宣扬超凡力量的存在与重要性,激起民众对此的向往与热情,而钟离与山本一夫的对决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还有什么能比两国强者的对决,更好激发民众情感与国家责任的呢?

    所以,东瀛方面在默认超凡力量的同时,也在大力宣扬钟离与山本一夫的对决,各个电视台,新闻媒体,报纸报刊,网络平台,如今都是相关信息,生生将这话题炒到了全国火热的地步,武士,阴阳师,柳生家,土御门家等超凡力量的代表,也纷纷进入了民众的视线。

    大势,已然酝酿而起,东瀛方面,包括柳生家在内,都将希望赌在了与钟离的对决之上,胜了,则一往无前,成为地球上一个正式承认超凡力量的国家,以此为,进行全国发展,指不定就要踏上崛起的道路,败了,虽然耻辱,但未必不能知耻而后勇,同样有机会进行国家层次的超凡力量发展。

    一国气运,倾注于此,那自然要大造声势,人尽皆知了!

    如此这般,在钟离修养的这几天时间里,他与山本一夫对决,挑战柳生三家的事情,已成了东瀛甚至整个世界的焦点,东瀛的各大电视台,甚至还打出了许多诸如“世纪之战”的噱头,竭尽一切力量的为接下来的几场战斗造弄声势。

    对此,钟离没有什么意见,不仅没有意见,还很是高兴,因为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本就是他的目的,声势造响了,民众方面的质疑打消了,以后直播还需要担心观众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电影么?

    至于他们那点小心思,根本不足为虑,再过几个月,东瀛各地就会出现小范围的百鬼夜行,到时候,他们求着各国“入侵”救命都来不及呢,还谈什么抗拒敌视?

    一晃眼,三日已过,封闭的山河神社之前,一众记者小心守候,只等钟离的到来。

    只不过,守在门前的记者,都是没有背景的,真正有背景有能力的,早已经进入了神社,就好像……

    “大家好,我是山本节子,接下来我将代表东瀛电视台,采访已有百岁高龄的山本一夫大佐,看看他对那华国人的挑战是什么态度!”

    面向镜头,山本节子面色严肃,因为她很清楚,这个节目关系着什么,容不得散漫与玩笑。

    向镜头介绍了一句,随后便跟着神社的主持,往山本一夫的所在静室走去。

    “诸位,三河神社修建于江户时代,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供奉着许多大禾口民族的英雄与武士,从江户时代,到明治,大正,再到昭和,许许多多武士的英魂于此沉眠,受世人的供奉与瞻仰,甚至连天皇陛下,都派人前来参拜。”

    山本节子一边往神社内部走去,一边向众人介绍神社的建筑格局,从江户时代转到明治维新,再来就是大正昭和,也是此行的目的与核心。

    “大家看,这就是供奉武士英魂的慰安殿,其中供奉着众多英雄的武器衣甲还有遗物,一般不对外开放,但我们可以通过外边这一块忠魂碑,了解这些武士的生平,尤其是这几位,他们是山本一夫大佐的战友……

    “卧槽尼玛!”

    “狗日的小鬼子!”

    “这几个意思,搞事情是不是?”

    “随便他们了,都上这直播了,还不给人秀一下遗容?”

    “主播,麻烦待会放几个大范围技能,把这破地方给他挫骨扬灰了!”

    “对对对,就好像上一次一样,还特么的昭和,人形核弹你要不要?”

    东瀛电视台的直播,也在神武世界之中播出,因此,毫无疑问的,激起了一片骂声与愤怒。

    对此,东瀛方面不是不清楚,但他们还是这么做了,因为他们只有这么一个选择,鬼樱与木村右京的事情,让钟离已经站在了人性道德的制高点,确立了正义正确的形象,再想以此做文章,激起东瀛民众的抵抗与仇视,那显然不太可能。

    所以,他们干脆来了一个破罐子破摔,直接扯出当年的历史,以此来激发东瀛的国家仇恨。

    没错,仇恨,侵略者一方的仇恨,这听起来或许很无稽,很可笑,但无稽归无稽,可笑归可笑,并不代表它不会在,恰恰相反,这些年来这一情感在东瀛还大行其道。

    至于原因,也不用多说,一句话就可以概括,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脸面都不要了,还会在意什么是非曲直,黑白对错么,因为立场所以仇恨,就那么简单。

    也是清楚这一点,东瀛方才才会把这破罐子摔得这么彻底,以往那些顾忌全部抛到了脑后,好不忌讳的在镜头前讲述以往那些“英雄”的“光辉事迹”,只为刺激众人的情感,如此,华国的愤怒,东瀛的仇恨,自然就来了。

    一番介绍,两国沸腾,达到目的之后,山本节子也不作久留,很快便随着主持来到了一间静室,静室前正跪坐着四人,和服,月代头,一副武士打扮,神色冰冷而严肃,身边各自都放着一柄太刀。

    “这几位就是山本一夫大佐的弟子,全都在学生时期获得了全国剑道大赛的冠军,追随大佐下修行之后,剑道修为更是出神入化!”

    面向镜头,山本节子又是介绍了四人一番,随后才走上前去,神色恭敬的说道:“我是东瀛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大佐下!”

    “嗯!”

    听此,四人那冰冷的神情也不见缓和,只是点了点头,随即站起身,让开道路说道:“进去吧,不要弄出太大的声响,老师他喜欢清静。”

    “嗨!”

    山本节子点了点头,随即转向镜头,一脸严肃的做了一个示意神情,这才向静室之中走去。

    进入室内,房间的光线有些阴暗,但基本还能够看清,镜头转去,只见一人跪坐在中央,是一个老者,留着寸头,白发根根竖起,看起来如钢针一般坚硬锐利,面白无须,神情冷酷,不作言语,也有一股慑人的威慑。

    更引人注目的是,在他的面前,有一座刀架,刀架上是一柄军刀,一柄看来很有年代感的军刀,漆黑的刀鞘,雪白的握把,之上还铭刻着金色的菊花花纹。

    菊花,是东瀛皇室的象征,十分端庄贵重,不似樱花那般普遍,尤其是对各种器具的使用,标准极为严苛。

    “坐!”

    见到山本节子进来,跪坐着的山本一夫终是出声打破了沉默,那话语也如他的神情一般,冰冷而严酷,带着一股由上对下的威严,根本不容质疑。

    山本节子听了,也是立即跪坐了下来,神色严肃的说道:“大佐下,我是东瀛电视台的记者,山本节子,今天来,是为了……”

    “我知道!”

    话语未完,便被山本一夫打断,说道:“华国人,竟然也敢来挑战我,真是有意思,看来他的长辈,没有告诉他,当年的鬼武士,是多么的恐怖啊!”

    说罢,山本一夫伸出手来,轻轻抚摸着刀架上的那柄军刀,冷酷的神情之中罕见的流露出了一抹温柔,好像那不是冰冷的武器,而是自己的妻子与爱人,喃喃道:“你们知不知道,这把刀是谁赐给我的?”

    听此,山本节子也将目光移转到了刀架之上,有些惊讶的说道:“这是皇室的标志,难道是……”

    “不错,是天皇陛下!”

    山本一夫点了点头,将那军刀握起,向镜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一字一句的说道:“当年,我就是用它,斩下了九十九个华国修行者的头颅!”